[全职高手]石油大学苦逼往事3[架空/多人/粮食]

叶修一上楼,就听见魏琛杀气腾腾地大呼小叫。

“让你上二楼堵通风口,你跟仓库转悠啥?找魂啊?卧槽那么大一把AK47在地上你不会去捡啊?啥?你怕是陷阱?你他妈一个近身单爆都打不死人的弱鸡,人拿一把AK47诱惑你?你觉得对面能有这么傻逼吗,啊?”

叶修走进寝室,魏琛戴着耳机沉浸在CSGO的世界里,浑然不觉。

叶修抡起胳膊,拎着装馒头的袋子,对准魏琛的脑袋就是一下。与此同时,一声枪响,老魏的角色让对面狙死了。

魏琛正要发作,回头一看是叶修。想到接下来的大半个月,自己可能要靠此人的周济过活,他想好的那串惊天地泣鬼神的脏话终于没能说出口,只悻悻地小声骂了句“碎怂”,接过馒头,恨恨地咬了一大口。

“整栋楼都听见你嚎得跟什么似的,”叶修皱着眉头,从自己桌上拿了罐老干妈递给他,“知道的说你在打游戏,不知道的准以为你在杀人放火。”

魏琛以啖其肉饮其血的姿态咬下一大块馒头,恶狠狠地说:“老子要找上孙哲平,去陶轩公司门口堵他,妈的。”

叶修打了份牛肉面,此时故意吃得吸溜吸溜的,香喷喷好吃看得见。魏琛让他吃得很馋,二话不说,伸出筷子就去抢牛肉,一边抢一边叫唤:“哎卧槽这牛肉有毒!”

叶修反应很快,一边转身,一边用筷子架住魏琛,骂道:“滚吧你,这是给人吃的!”

闹了一通,魏琛如愿以偿,抢到一小块牛肉,细嚼慢咽,舍不得吞下。叶修匀了小半碗面给他,又教育他说:“说笑归说笑,你别真一上头整些目无法纪的事出来。”

一听这话,魏琛不愿意了:“日,认识这么多年,我在你心目中就这么一法盲?叶修你太让我失望了。”

叶修把咸菜丝拨了一半到牛肉面里,接着说:“拉倒吧你,没砍过人不代表你不会去放别人自行车胎气。当年你们系和郭明宇他们系踢球,老郭守门,你的点球让他接住了。回头你是不是模仿他笔迹给他们班一妹子写情书?”

魏琛抓着筷子的手握拳抵头,摆出思考者的pose,装模作样地说:“你这么一说吧,我依稀记得当年是有这么个事儿。不过都过了这么多年了,你又没有证据,非要说这事是我干的,熟归熟,乱讲一样告你诽谤。”

叶修冷笑一声,正要继续揭魏琛老底,他的电话响了起来。屏幕上,孙哲平的名字闪闪发亮。

叶修扬起筷子,作势要打魏琛:“出息了你,还真找老孙啊?”

魏琛也愣了,反应过来之后抄起拖鞋就摆出和叶修对峙的架势:“妈个鸡,关我屁事啊?都说了乱讲要告你诽谤的!”

这头叶修摁下接听键,直接说:“你别听老魏的,他坑你呢。”

孙哲平“啊”了一声,疑惑地问:“老魏?没他事啊,我来找你的。”

听见孙哲平这么说,魏琛恼火地捣了叶修一把,坐下继续吃饭。

孙哲平的电话一向言简意赅,理由是没钱充电话费。后来有了微信电话,他讲电话的风格依旧是有事说事,这回的理由变成了,你又不是我媳妇儿,我跟你没那么多话说。

这次也不例外,魏琛正打算再从叶修碗里偷块牛肉,叶修已经坐下端起了饭缸。他告诉魏琛:“老孙回来了。”

魏琛说:“你这个说法,配合孙哲平的形象,感觉跟刑满释放似的。”

“明晚他请我们吃饭,你去不去?”

魏琛赶紧说:“去,去,我现在一点都不挑食,鸿门宴我都去。”

叶修却说:“我觉得不太好,他刚实习回来,应该咱给他接风,这下倒让他破费了。”

魏琛却不在乎:“著名作家鲁迅说过,吃自己的饭,管它是谁请的。反正我去定了,大不了吃完了卖身给他抵债呗。”

 

孙哲平回来的消息传得很快,研究生群里,方锐用22号字体发了四个大字。

“大圣归来。”

群里顿时炸开了。

这是群历史上前所未有的礼遇,群众们激动万分,纷纷向他致以崇高的敬意。同学间关怀与友爱的海洋波涛汹涌,千言万语汇成了一句话。

“老孙,听说你没跟井队呆着,进山打土匪去了?”

可惜大家白兴奋一场,孙哲平压根没在群里露脸,他甚至关了手机,整整一天都处于失联状态。直到第二天下午,他才背着行囊,风尘仆仆地出现在研究生宿舍楼里。放下包,他连脸都没洗,径直去到叶修宿舍,敲敲门说,吃饭去呗,你们把方锐叫上。

四个人雄赳赳气昂昂地在学校旁找了家烧烤店,魏琛一坐下就让老板先烤二十串肉二十串肉筋,又去拿了几瓶啤酒,殷勤地给孙哲平倒上。等上菜的功夫,叶修问孙哲平:“实习怎么样?听说你那个井队做饭好吃。”

孙哲平也是渴了,二话不说先自己干了一杯啤酒。听叶修这么一问,他很是疑惑:“扯呢么不是?我嘴里都要淡出鸟了。”

魏琛的马屁拍得很及时:“老孙这话讲得有气势,颇有梁山好汉落草为寇的风采。不过这跟你的定位太不一样了,我怎么听说你在那打土匪啊?”

孙哲平这下更疑惑了:“卧槽,这都什么跟什么乱七八糟的?我怎么不知道?”

方锐这时正把老板端来的烤串分两头放好,一听这话,他顺口问道:“你井队的队长写了封表扬信到学校,这你总该知道吧?”

孙哲平接过魏琛拿来的烤串,咬了一口肉,摇摇头,含糊地说:“真不知道,什么时候的事?”

方锐说:“就前几天,不过都是小道消息,我也是听李迅说的。据说系里的领导本来挺高兴,要给你搞个奖,结果打电话去问了井队长详细情况时候就没下文了。就是从那之后传你进山打土匪的。”

孙哲平嗤之以鼻:“真能扯,我从那熬了几宿给他看原油呢,油耗子巨多,疯了。”

“嚯,”魏琛很是惊讶,“不黑不吹,头一次见到断了油耗子的财路还能整个儿回来的。来吧,说出你的故事。”

叶修和方锐都知道魏琛这话绝非夸张。早年有师兄实习时被分到了一片穷山恶水,据说当地居民有尚武习俗,出门都带刀。村民被默许可以从村里过的输油管线打洞接油,甚至胆子大的都不等夜里,不仅在白天光明正大地偷,看到井队的人还会和蔼地打招呼,问他们吃了没。师兄起初还有些不平,后来在亲眼目睹当地两个村子之间一场大型武装械斗之后,就决定明哲保身,不掺和这事。实习期满,他赶紧收拾了东西,利索地回了学校。

孙哲平对这事倒不以为然。

实习之前导师就旁敲侧击地提醒过他,说那边情况特殊,让他有心理准备。孙哲平倒是准备了,不过完全不是导师期望的那种。他利用课余时间,充分学习了各种野外生存技巧,并自己模拟了一次没有通讯工具情况下的求生过程。结果到了井队,他才知道,导师所指的特殊,是那边油耗子特别多。

要是会被这种困难打倒,孙大圣这个外号算是白叫了。

孙哲平是个耿直的人,摸清了当地的情况后,他就自掏腰包,摆了桌酒,把当地几个有头有脸的人物都请来了。一开席,他自己先干了三杯白酒,然后放下酒杯,诚恳地说:“小船过尽千番浪,大水不淹一家人。我要在这实习一个月,今天做东,也是想请大家赏个脸,互相行个方便。过去怎样我不管,这一个月要是少了油,连累我实习黄了——”

说到这里,他掏出身份证,冲四周亮了一圈:“我是少数民族的,打架拘留,杀人顶多判十五年,不信你们可以去问警察。我说完了,大家吃好喝好。”

说完,也不管周围各怀鬼胎的目光,自顾自坐下吃喝起来。

按理说,话讲到这份上,还只有一个月,总该太平些了。可总有人不信,觉得孙哲平就是吓唬人。于是,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有人拎着一个大桶,鬼鬼祟祟地向着输油管道的方向进发。到了好下手的地方,他刚掏出钻洞的工具,一束刺眼的手电筒灯光就打在他脸上。此人慌忙一边挡着脸,一边向光传来的方向望去,只见孙哲平一身红衣(工作服),一手掂着榔头,一手打着电筒,和颜悦色地问他:“老乡,这么晚,迷路了?”

此人如遭雷劈,刹那间关公赵子龙等民间传统英雄人物的形象涌上他的心头,吓得他差点跪在地上。

见他不答话,孙哲平又上前一步,问道:“我送你吧。”

老乡这才回过神来,二话没说,丢下塑料桶,撒腿就跑进了无边的黑夜中。

那桶让孙哲平带回去了,战利品似的在井队驻地的电线杆上挂了好几天。从此风平浪静,只是村中突然起了谣言,说井队附近有个穿红衣拿榔头敲人的男鬼出没,望村人小心,不可贪小利枉送了性命。村里人心惶惶,井队倒成了最大赢家,当月的原油产量就上升了三成。

井队长感动得快要哭了,简直想敲锣打鼓给孙哲平送锦旗。于是在孙哲平实习期结束的时候,他亲笔写了一封热情洋溢的感谢信寄给学校。据说院长冯宪君收到信的时候,看了开头两段,以为中央电视台工作失误,错把感动中国的文案寄到学校来了。

这封感谢信寄到的时候,正赶上学校在搞先进学生代表的初评,冯宪君本来是打算把孙哲平作为搞好井队和群众关系的代表报上去的。不过井队长的信写得有点含糊,只说孙哲平有凝聚人心的力量,一份推荐里不能只写这么一句没头没脑的话,冯宪君就认认真真打电话找到井队长问清了细节。挂掉电话,他叹了口气,把孙哲平的名字划掉了。

当然,这些曲折的经过,孙哲平和叶修他们并不知情。只在听了孙哲平讲到挂桶的事情之后,纷纷表示老孙我敬你是条汉子,然后或茶或酒地敬了他一杯。

吃完一波烤串,又叫了两份炒蛤蜊,孙哲平郑重地对叶修说:“哎,有个事麻烦你。”

叶修正挖了一勺蛤蜊送到碗里,一听孙哲平这么说,他知道,该来的终于来了。

“老孙你这是下了血本啊,”他看看一桌的狼藉,又看看埋头苦吃的魏琛和方锐,哭笑不得,“不会把他俩的份也算了我的人情吧?”

孙哲平淡定地说:“嗯,我就是这么想的。”

叶修冲他竖起大拇指:“老孙你坑挖得好,还是孜然味的。”

孙哲平没搭茬,继续说道:“我有个小兄弟,学分被卡,想请你帮忙疏通下。”

叶修不敢随便答应,他掏出一根烟,倒转过来,在桌上轻轻磕了几下,问道:“什么课啊?找过导员了吗?”

“没找,跟导员不对付。”

这下叶修更好奇了:“他导员是谁?”

“林敬言。”

“不会吧,”不等叶修回答,方锐插话了,“我听说老林跟学生关系不错啊,系里还有女生管他叫男神呢。”

“林敬言当导员是临时顶的,原先那个姑娘正在休产假,”魏琛一边说,一边又叫了十串烤土豆,“他自己就一研究生,要是牵扯到学分,他在系里可能真说不上话。哎话说回来,你兄弟到底哪门课出问题啊?”

孙哲平说:“邓论。”

余下三人倒抽一口冷气,不约而同说了声“我靠”。

“有个教邓论的,出名地难搞,不会是这个人吧?”叶修叼着烟,皱着眉头问道。

孙哲平点点头,说:“必须是他,没难度的我自己就搞定了。”

方锐不死心,追问道:“真是阮成啊?”

孙哲平继续点头:“恭喜你,答对了。

TBC

评论-36 热度-278

评论(36)

热度(2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