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高手]石油大学苦逼往事2[多人/架空/粮食]

魏琛第一反应是问叶修要陶轩的电话。

叶修开始拒了。

“你打了电话也不能改变结果,何必去自讨没趣?”

虽然形容魏琛一脸杀气有点夸张,但是考虑到他默认这个项目拿下之后几千块钱的收入都已经入账并且挥霍得差不多的情况,陶轩此举实属断人生路,老魏有杀心也情有可原。

话说回来,叶修也琢磨不透陶轩的想法。在石油大学从本科读到研二,他经手过的项目少说二十个,论金额,延长油田这个算中等,但是刨掉研发时的各种投入,净利润大概就是项目组十来个人半年生活费的水平。不管是逐利,还是江湖道义,陶轩为啥会跟老金、跟学校杠上,叶修想不通。

他想得出神,魏琛却出离于愤怒了,立刻爆发出一记无差别群体攻击。

“操,打个电话而已,我还能怎么着他?你能捂一时,你还能捂一辈子?我他妈不就想问问这孙子图啥吗?行啊,你不给,我问别人去。”

叶修恨不得拿诺基亚照他脑门怼。都是工作过又回炉重造的人,能讲出这么没根据又得罪人的话,韩文清听了都得骂人。

“又不是没丢过标,至于丧成这样吗?”他没好气地回了一句,掏了根烟扔给魏琛。后者一愣,手忙脚乱,差点没接住。

“还有,你有在这吼的功夫,想想怎么告诉老金吧。”

魏琛如梦初醒,一拍脑门:“卧槽,我把这茬儿忘干净了。”

叶修懒得理他,回过头专注思考开题报告要从什么角度切入。这下魏琛旧恨未散,又添新愁,没头苍蝇似的在他身后走来走去。叶修叼着烟,刚敲下了“最近,西南石油局与我校合作,在四川省西南部川贵两省交界处附近勘测到丰富的油气圈闭”,魏琛一拍大腿,问他:“哎,我要是说,陶轩要做割包皮,急需这笔钱,所以才竞下这个标,你说老金是不是就不会把这次的失败放在心上了?”

叶修一口烟“噗”地喷出去了。

魏琛还很得意,扳着手指给他数自己这创意的优点:对人不对事,模糊重点,虽然有造谣的嫌疑,但是把伤害减到最小,是善意的谎言,就算有人知道了也不会揭穿云云。叶修咳了好久才缓过来,赶紧打断他的自我表扬:“老魏你讲话够损的啊?这算人身攻击了吧?”

魏琛冷笑着说:“对敌人的仁慈,就是对自己最大的残忍。”

对于这种精神胜利法,叶修一向不齿。不过眼看着魏琛气得快要失心疯了,他也不好再说什么火上浇油的话。于是他笑了笑,对魏琛说:“你自己看着办吧,万一给老金惹了麻烦你也自己兜着去。”

叶修这态度,让魏琛又不那么踏实了。可是他前思后想,实在想不出什么皆大欢喜的措辞,能让自己心平气和地把这事告诉金教授。万般无奈之下,他小心翼翼地问叶修:“哎,要不先跟老冯打个招呼,让他先给老金做做心理建设?”

这时,叶修的烟抽完了。他摁掉烟头,仰头望着天花板出神。

陶轩和叶修是大学同班同学,起初俩人一寝室,上下铺。后来叶修当了班长,陶轩是团支书,打交道的时候多了,俩人渐渐熟络起来,不说关系多好,起码是能共事的朋友。直到大三的时候,陶轩想进一家油田的勘探处实习,苦于没有亮眼的成绩。于是他找到叶修,希望把自己的名字加进后者大三时写的一篇见解颇为独到的论文里。

叶修觉得行,就带着陶轩找到导师讲了这个想法。谁知导师一口回绝了,说这篇论文的观点虽然不成熟,但是很新颖,已经有几个老师打了招呼,要挂名当作者。一篇论文作者数量有限制,肯定没有陶轩的地方了。

这事有点可惜,不过叶修在心里盘算着,他手头还有一篇快要写完的论文,应该能把陶轩算成作者。正想问陶轩那家油田对论文有什么要求的时候,后者却向他发难了。

他说,叶修你是不是故意想让我难堪?

叶修让他问得愣住了,还没来得及反问缘由,陶轩又说,我知道你学霸,也不想让我沾这个光,但是咱俩同学一场,我蹭了你的论文,肯定给你报酬,你何必在老师跟前演这么一出戏,搞得我像个小丑一样,又没金刚钻,又想揽瓷器活?

叶修摇摇头,说你想多了,我那还有篇论文,要是符合招实习的要求,我就把你名字加上。

陶轩冷笑一声,说,别,不用。你也甭跟我这装好人,我这次找你也是为了印证个事,今年元旦咱班开联欢会的时候,你是不是私下跟别的同学议论,如果把全班的人比作股票,你是原始股,女生们都是潜力股,我是垃圾股?

叶修没听明白,反问了一句,什么?

陶轩越说越气,指着叶修的鼻子说,不是你说的也差不多少,申建和张家兴都在,他俩喝大了,你没有,他俩胡说八道的时候你就在旁边听着,听到他们说我是垃圾股的时候,你不反驳就算了,居然还跟着笑?实话告诉你,从那天之后我一直忍着,我觉得你们都应该给我道个歉,但是我等到什么了?等来扇在脸上的一巴掌。叶修你真他妈牛逼,我服,卖队友都卖得这么利索。

叶修想了好久,也没想起那天和申建张家兴到底说了什么。他不会喝酒,喝碗酒酿都晕,全班都知道这事,平时喝酒都不带他。不过元旦那天,他被班上的女生算计,喝了一小杯RIO,之后就一直觉得飘飘的,走路都像踩在棉花上。至于刚才陶轩一连串的指控,他也只有模糊的印象,就是申建特兴奋地说要组建全院第一支电竞战队,让叶修当队长。陶轩虽然喜欢玩游戏,但是水平实在够呛,开黑老被怼,这么一想,很可能是申建说组战队的时候,让陶轩掐头去尾正好听见了这段,就直接理解成叶修看不起他了。

这个锅背得实在有点冤,叶修必须原原本本跟陶轩解释清楚。但是事情已经过去了快半年,陶轩早就认定叶修目中无人,根本听不进他的话。叶修解释完,他冷冷地看了叶修一眼,说,哦,那祝你们的战队早点打出成绩。

说完扭头就走。

起初叶修以为陶轩就是好面子,弄明白了事情经过,也就过去了。没想到陶轩这个心结太大,一直和叶修僵持到了本科毕业都没能解开。最后,吃散伙饭的时候,陶轩端着酒杯,挨个敬了一圈酒。最后走到叶修面前时,他已经有了几分醉意。叶修也有些感慨,正想以茶代酒敬他一杯,就当这事过去了的时候,陶轩踉跄着搭住他的肩膀,口齿不清地说:“兄——弟,我——今天知道了,酒,不是个好东西。”

叶修点头附和,陶轩很是受用,继续说道:“未来是你们的,也是我们的,但终究是我的。来,干!”说完仰头,喝干最后一杯酒,随后就被扶到隔壁房间,吐得昏天黑地。

这事到此算是告一段落,叶修也没放在心上,反而陶轩酒醒之后很是惭愧,发短信给叶修,说,我那天喝多了胡说八道,你千万别介意。

从那之后两人仿佛冰释前嫌,时不时联系一下,互相通报近况,感慨本科时活得像天堂却不懂珍惜。可是就在叶修以为这件事真的过去了的时候,陶轩忽然转头打了他们一个措手不及。

其实也有迹象的,比如陶轩对这个不起眼的项目格外上心,但是叶修从来没有想过,要不惮以最大的恶意去揣测陶轩。

想到这,叶修也差不多明白陶轩的想法了。他之所以对这个项目出手,就是想证明给叶修他们看,他陶轩也是有能耐的,不需要借他人的东风。

只是这次不巧,让魏琛他们躺着中枪了。

见叶修半天不答话,魏琛心中愈发忐忑了。正当他把心一横,准备以破釜沉舟的心态跟金教授实话实说的时候,叶修突然问他:“你真想知道陶轩为啥要掺和进来?”

叶修前后态度的转变让魏琛吃惊不小,他想了想,觉得以叶修的深度,大概是挖了陷阱等着他跳进去。但他老魏是什么人?好歹也是职场摸爬滚打了五年的老油条,岂会中这种显而易见的套路?于是他嘿嘿一笑,打了个太极:“也不是特别想知道,不过如果你特别特别想告诉我,我也会听的。”

叶修甚至没吐槽他这句少女独白一般的回答,只是“嗯”了一声,便拨通了陶轩的手机号,开了免提,示意魏琛不要说话。

电话很快接通了,陶轩像是早有准备一般,上来就问叶修:“你是来骂我的?”

叶修不紧不慢地点上烟,吐了个烟圈,说:“没,你想多了。我就问问你怎么回事而已。”

陶轩冷笑一声:“没怎么,我按照商业规则玩了个游戏而已。辛苦你们陪跑了。”

叶修又“嗯”了一声,便不再说话。一旁魏琛倒是急得跟什么似的,又是比划,又是做口型,最后干脆做了个很形象的表情,压着声音说:“你问他良心不会痛吗?”

叶修差点笑出来。

陶轩也沉不住气了,又说:“叶修,我话就放在这里了,我想要个论文末位作者都要不到,就不要指望我以德报怨,按照你们的规矩来。不光这个标我拿下,以后只要我公司能参与的项目,我都会全力以赴拿下的。”

叶修点点头说:“好。”

这下陶轩愣了,好一会才反问道:“好什么?”

叶修说:“全力以赴啊,不是你说的?不过说真的啊,我认真起来自己都怕,下次要是我们中了你没中,你别气得哭啊。”

陶轩一句“我靠”差点脱口而出,好不容易忍住了,刚想反击,又听叶修说:“延长的项目,你报了多少?”

陶轩冷笑一声,傲慢地答道:“商业机密,无可奉告。不过如果你们组资金周转不开,我可以考虑,以公司的名义跟你们合作。”

叶修哑然失笑:“这行老底都快被我们掀了,你一本地狐狸,至于装聊斋么?来,我算给你听:要是跟公示上的一样,那成本的大头就是电机、柱塞泵和搅拌罐。电机国产的一万三,进口的三万二,高压柱塞泵三千五顶天了,泥浆搅拌罐要找厂家定做,你得盯着质量,只能看在眼皮底下做,本地的不锈钢厂最贵的报了两万,便宜的两千左右。贵的主要做工艺,搅拌罐外面要包石棉隔热,所以用不着做得好看,找便宜的就行。这么算的话,一台仪器两个电机,一个泵,再定做个隔热层,成本八万左右,我们报了十八万,你公司要表现诚意,最多就十五万吧。”

如果不是在讲电话,陶轩简直要怀疑,叶修是照着他标书上的造价单那页念的。

吃惊归吃惊,再一想,以叶修对这行的了解程度,能说出这些也不算稀奇。于是陶轩淡定地笑了笑,夸奖他说:“可以啊,小学数学学得不错啊。不过你算这些有什么用?这项目的净利给你们系也就够几个导师继续吃空饷,搁我这倒是能维持一个公司运营一年。”

叶修诧异地问道:“你那什么公司,一年一万不到就够了?”

陶轩一听叶修这么问,赶紧说:“一万不到?叶修你傻了?照你刚才的算法,我这项目的利润有七万啊。”

叶修说:“你对这个项目的投资,远不止八万的材料成本啊,有些不好猜的钱,我刚才懒得算而已。”

这下陶轩说不出话了。

倒是这头,叶修对魏琛说:“你看,现在他的心一定在隐隐作痛。”

陶轩鼻子都要气歪了,他几乎对着电话吼了起来:“叶修你得意什么啊?你算这么清楚,项目不也是我拿到了吗?”

叶修说:“我没得意啊,这项目我根本没参,老魏不知道你电话,我才来问你的。没关系,下一次你的对手就是我了。后会有期。”

陶轩本来想了一大段说辞,要好好怼叶修一顿。可是听到后会有期的时候,他愣了一下。

他想到自己对叶修说高攀不起的时候,确实没曾真正想过,会有这么一天,两人会以对手的身份出现在同一个赛场上。

不过走到这一步,都是各人的选择,都是成年人,不怨天尤人,用自己的方式赢得胜利才是最爽快的。

于是他点头,说:“后会有期。”便挂断了电话。

电话这头,魏琛眼巴巴地盯着电话,直到忙音响起的时候,他才抬起头,一脸疑惑地问叶修:“这就没了?”

叶修站起来伸了个长长的懒腰,说:“嗯,没了。”

魏琛追问:“你打听出啥来了?”

“刚正面呗,下次再见到照脸糊,大概就这意思。”

魏琛怒了:“卧槽,他就没什么要对老金说的?”

叶修有点无语了:“大哥,你到底有没有听啊?他后来不是隐隐作痛吗,虽然不一定是良心痛,可能是心疼钱吧。但是外在表现是一致的啊,说明他被我的嘴炮触动了。”

这下轮到魏琛无语了。不仅无语,他还有些体会到了,方才电话那头陶轩的心情。

拿着诺基亚想了很久,魏琛还是不知道要怎么和金教授说这件事。叶修换了鞋打算去买晚饭,见他愁眉苦脸的样子,便大发善心地点拨他说:“你也别愁了,就算这个项目扑街了,院里也不至于让老金白忙一年,平时多去老冯那哭个穷,露个脸,提升好感度。老冯心软,自己吃肉肯定会带你们喝口汤的。我去买晚饭,你要带啥?”

魏琛闷闷不乐地从叶修桌上顺了根烟抽上,悲愤地说:“吃个屁,算好了钱等这笔奖金的,之前存下来的钱全寄回去给我妈了。你给我带俩馒头,再装点免费的咸菜,我先凑合到月底再说。”

 

 ————TBC————

按理说,答谢的话应该写在最开始表示诚意,不过怕影响大家看文,所以还是放在最后说。

上一篇的回复里,有不少石油院校的妹子,看到标题就激动地冲了进来——

首先谢谢大家的欣赏,不过虽然写了很多看起来不明觉厉的专业内容,其实我本人的专业是和石油毫无关系的德语,不知道有没有让大家失望。

因为成长环境的缘故,从小到大,包括此前的工作,都是油气相关的。耳濡目染之下,就懂了点皮毛的知识,蒙不了业内,唬一唬不懂行的人暂且没有问题。不过尽管不是专业出身,还是希望有耐心看文的石油类专业的妹子在看到bug时告知一声,本文不是科普,但是本文会尽量严谨一些。

很多回复来不及一一作答,在这里统一回复:谢谢大家,设定大概是,叶修和老魏研二,老魏是工作之后因为种种原因辞职再深造,叶修本科毕业后 保研。陶轩是叶修的同学。各人的专业还在考虑。如果有石油院校的读者愿意提出自己的宝贵建议,在这里先说声谢谢。

明天写第二章,新人物有孙哲平,可能有唐昊。

其实最初动笔的时候,只是想写个普通的故事,故事里有我们每一个人的影子,从学校,到社会,我们虽然走得艰难,却始终不曾停步。

可是这个系列的第一篇日志,尽管只有不到两千字,却有了相当高的热度,至少对于我来说,相当热了。想了想原因,大概是红唇写的是天上的事情,这篇落回了地上。大家的期待让我很是惶恐,封笔许久,笔力退步是不争的事实。好在你们的鼓励,也让我有动力继续写下去。

希望自己能踏踏实实地把这个故事写好,像我听说过的那些石油人一样。

评论-16 热度-217

评论(16)

热度(2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