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高手/魏喻]霸王别姬03

数字标题是为了标明顺序,其实文里并没有特地标注章节。

简直写丢了半条命,喻文州的性格真是深不可测难以捉摸= =

我都不知道现在算是个什么进度了,嗨,生贺不就图个开心嘛!不过就是不知道时隔半年原哥隔三差五收到生日祝福是个嘛心情(烟

————正文——————

喻文州就这么懵懵懂懂一脚跨进了蓝雨班子的大门,可是他一点都不害怕,也不慌张,反而有几分落地生根的欢喜。他有点没来由地喜欢这地方,虽然北方春寒料峭,但是春风里那转瞬即逝的暖意,仍然让他对将来的日子有了莫名的期待。

方世镜带着他在院子里转啊转啊,走到了一处僻静的地方,一边走,嘴里还念念有词地嘀咕着,从微草堂到金员外挨个数落了一大通。好半天,他说痛快了,这才心满意足地坐下,随手拈了根柳枝,对喻文州说:“我看你也算个明白人,就不多说了。我这人吧,什么都好,就是没啥耐性,你犯错,一次可以,两次我忍了,第三次,对不住,得给你点苦头吃吃,不然不长记性。所以我跟你讲的话,你务必一字一句反复咂摸,掰开嚼烂刻在心里头。懂了吗?”

喻文州点头。

“好,”方世镜指着面前,“过来从这站着。唱旦角的,最细最要紧的就是手指上的功夫。今天先教你四句口诀,举手到眉边,拱手到胸前;云手如抱月,指手到鼻间。来,背给我听听。”

喻文州眨巴着眼睛看着他。

“二班主,”他慢吞吞地开了口,“我不想唱旦角。”

方世镜一听,乐了:“哟,这刚进班子,窝还没捂热乎,就有脾气了。没辙,这回真还由不得你挑。既然跟了我,您呐,趁早死了那些杂七杂八的念头,认准旦角,一条道走到黑就对了。”

喻文州歪着头想了一会,对他说:“我识得字,能给班子写戏。请二班主成全。”

方世镜拿柳条不紧不慢地敲着椅子的把手,看他的眼神有些变了:“那您是打算蹭着班子的脸面,让我们把您当尊大神给捧出来?唱砸了是我们下里巴人,唱出来了那是你妙笔生花,啧啧,我这一琢磨,这好事岂不是都让你给占了?”

“二班主误会了……”

“啪!”柳条不轻不重地落在他白皙的手背上,留下了一道浅浅的红痕。

“懂了没?”方世镜眯着眼,笑吟吟地说,“我这人没耐性,一个道理懒得讲三遍。”

喻文州的心里委屈极了。他本以为,二班主的脾气是急了点,但好歹是个讲理的人。没曾想这么一小会功夫,他就撕下了温情的面纱,俨然化身为庙堂里铁面无情的判官,说一不二,全然不给他解释的机会。

“怎么着?还不服气?”方世镜觉得自己洞悉了他的心思,愈发从容起来,“怎么,班子少了你过不下去了?”

“不,我这人天性愚钝,怕到头来学得不好,惹您生气,还白费了功夫。况且……”

喻文州顿了顿,细白修长的手指交握在一起垂在身前,毕恭毕敬地说:“况且班子要是想走得长远,总还是要有人打理日常事务的。这些杂事,您和班主或许分身乏术,其他人没遭遇过,也做不来。二班主,我不是怕学戏难,就是觉得既然班子收留了我,我也不能总做些倒三不着四的事情,让您和班主为难。倒不如让我先做些杂事,一来算是人尽其用,二来您要是真觉得我是这块料,或者我开了窍,想通了,两下也都不耽误。您看这样合适么?”

方世镜搓着下巴,若有所思地看着中庭。黄少天他们已经起身,有模有样地在院子里扎起了马步。魏琛不知道在想什么心思,没精打采地叼着烟杆站在众人身后,蔫得像是霜打了的茄子。他又回头,细细打量了喻文州好几眼,若有所思地说:“刚才这话,你是不是一直都在心里琢磨的?”

喻文州察言观色,看出他没有生气,这才说:“我想为班子尽些力气,还请二班主成全。”

“那你可要想清楚了,”方世镜也收起了笑容,认认真真地说,“凡事可不都像你想得那么周全。万一要是有个比你合适的人来,今后就算你想跟我,也没这机会了。你可千万想好了,别等到不能回头的时候才后悔。”

喻文州一听这话,知道这下自己是不用唱旦角了,心里一乐,眉眼一下舒展开来:“谢谢二班主。”

方世镜轻轻叹了口气,伸出柳条轻轻敲了敲他的额头,转身走了。

喻文州摸摸脑袋,一颗心扑腾扑腾跳个不停,自觉是刀山火海走了一遭。早先在家乡的时候,他就听周围人说过,唱旦角的人,都是要割掉鸡鸡的。幸好自己急中生智,想了这么个缓兵之计出来,总算是保住了男儿身。虽然他还没想好,不唱戏,呆在这班子里能做什么。不过天无绝人之路,既然留下了,总有办法继续留着。喻文州暗暗松了口气,又想起白天看了一半的《李渔翁曲话》,心里想着赶紧把书看完了,免得又生出枝节,让他再和班子里的人斗智斗勇。

回房的时候,路过中庭,他飞快地朝人群忘了一眼。魏琛愁容漫面,叼着烟杆直挺挺地睡在躺椅上。喻文州正犹豫要不要告诉他方才自己同方世镜讲的这些话,魏琛忽然坐起身,四下看了几眼。看到喻文州,他眼睛一亮,笑呵呵地冲他招招手,示意他过来。

TBC

评论-9 热度-34

评论(9)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