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方】言为心声(11)有R18~正文end

发现得有点晚,不过很喜欢!

装了个锁:

按计划完结了谢谢大家=w=还有番外,本子出来前会放一个,剩下的在完售或者确定窗本之后全部放出来w


所以,正文最后一章┏ (゜ω゜)=☞




11.


 


第二件事算成功还是失败?林敬言开始纠结起来。


他注意到了方锐每天都心情不错,一直到方锐神秘兮兮说要给他个惊喜。


 


一套两居室,两把钥匙。


“你退役之后没安排呢吧?”方锐只是客气客气,“这房子我租下来了,你搬来吧,咱俩住。”


林敬言的计划被方锐实现,他真纠结死了,都不好意思说自己最近也在忙着看房子,只好感叹搭档的默契果然非比寻常。


 


“参观体验一下?”方锐做着“请”的手势,林敬言从善如流。


 


于是情况演变成他们在卧室里做爱。


双人床质量好,摇晃着都没有什么杂音。


“唔、嗯……还缺个……缺个垫子。”方锐放开林敬言的脖子,在腰后面比划。


林敬言点头,停下动作给方锐揉腰。方锐使劲拍他的手让他继续,马上要高潮,现在停下来人干事?


林敬言又点头,他拉起方锐的腿挂在胳膊上,重新动起来,这姿势他还能接着给方锐揉腰。


方锐放开声音,呻吟都变了调,林敬言手心热得发烫,贴在腰上,揉过的地方全部变成敏感点。


日!要死他手上了!方锐暗骂,控制不住地射出来。林敬言比他稍微持久点,扯下安全套回头指门边:“还缺个垃圾桶。”


“还有吗?”方锐呼吸粗重。


林敬言在床头右边比划:“这边也买个床头柜吧,润滑剂放上面,用着顺手。”


方锐吞口水。


 


“浴室也体验一下?”这次换林敬言建议


方锐不服软,说干就干。


浴室门关起来,喘息呻吟都有了回音。


中途,林敬言被推出浴室,方锐勒令他去拿安全套,林敬言咬牙切齿:“在那放个储物箱,买带盖的,也不怕水淋。”


“地也滑……多买两块防滑垫。”方锐趁着九浅的时候说话,在一深时骂出来,“啊我操!”


事后林敬言清理浴室,又发现花洒的管子不够长,冲不到浴室门口。


 


林敬言觉得他们两个都病得不轻。尤其方锐,穿着一条内裤,在屋里列购物清单,却只写了名称在上面。


林敬言鄙视他,其他就算了,买柜子不量尺寸,回来放不下哪哭去?


方锐又转悠着找盒尺。


“你还有那玩意?”林敬言跟着吐槽,然后把方锐按在卧室墙角,“嗯,高度就到你膝盖,宽度……”


方锐哆嗦,躲开林敬言摸他大腿的手:“臭流氓你别给脸不要脸!”


林敬言笑眯眯,方锐平时不骂他,一骂他肯定脸红。


 


于是第二天,两个人去商场做贡献,方锐连砍价都很猥琐,急得店员姑娘都要哭了才想起跟他说:“对不起先生,我们百安居不能砍价。”


林敬言在旁边憋笑憋得肚子疼,等方锐耍宝玩够了,才边说不好意思边跟店员去结账。他们买的东西又贵又多,林敬言刷卡连眼睛都不眨一下,店员姑娘觉得遇见了酷炫的土豪,刚才的坏心情瞬间飞走。


 


回家的路上,方锐催林敬言去考个驾照,出门老打车,万一被热情的粉丝认出来,围观索要签名事小,职业生涯前途堪忧事大啊。林敬言点头说是是是,立马掏出手机查起驾校信息。


前面的出租车司机觉得今天拉了两个自以为是的神经病。


 


再后来的某天,叶修拿苏沐橙的手机给方锐打电话,说兴欣战队组织了夏休期给队员送温暖活动,再有个十来分钟温暖就送到他家了。


方锐如临大敌,他租的房子也在上林苑,从兴欣那走过来,十来分钟还够他们出门前一人上一个厕所的。方锐在屋里冲刺,他和林敬言平时不注意,润滑剂啊安全套啊这种东西,在哪啪啪啪,随手就放在哪。林敬言被他指挥着去收卧室和浴室里的,他自己就从厨房,餐厅,客厅,一路检查到阳台…………


 


说是全队来,夏休期还留在H市的也只有叶修,苏沐橙和陈果。


三个人老老实实地坐在沙发上和他们聊天,方锐心虚啊,忐忑啊,满头大汗。


 


无事不登三宝殿,陈果拉着叶修和苏沐橙,是来找林敬言的。


兴欣拿了冠军,战队步入正轨,训练营的事情得开始考虑了。


陈果前几天和叶修讨论负责人的人选,技术过硬,为人耐心,待人谦和脾气好,最重要的是不能猥琐。


“老板娘你这不都有人选了吗?”叶修点了根烟。


“嗯?”


叶修笑:“你说的这不是林敬言吗?”


 


“老板娘你看不起猥琐啊!”方锐听了来龙去脉之后大叫。


陈果这两年颇有进步,不慌不忙开玩笑:“是啊。”


方锐哑口无言,林敬言的工作就这么解决了。


 


时间过得快,新赛季又要开始,兴欣安排了一周的封闭训练。


方锐回战队的前一天晚上,林敬言觉得得把一直拖着的事情解决。


 


“方锐大大,我问你个问题呗。”


“你说。”


“咱们现在……这算什么?朋友合租吗?”林敬言成心,“还是……情侣同居?”


“咳咳咳咳。”方锐吓一跳,筷子都掉了,“怎么突然问这个?有、有什么区别吗?”


“当然有。合租的话,我得和你平摊房租啊。”


方锐僵硬:“那、那个什么,什么呢?”


林敬言调整重音耍起流氓:“哦你说同居啊——”


 


“当然我养你。”


深情可靠的情话和探身送过来的吻,几乎同时。


 


“因为……”


“诶诶?”


“我爱你。”


 


还是我比较实在啊。林敬言抱住方锐想。这种话怎么能用口型?说出来才对嘛……


 


“……我也爱你。”这一次不是口型,是声音,方锐也顿悟了。


 


 


END.



评论

热度(68)

  1. 再生性智力障碍患者救助中心装锁 转载了此文字
    发现得有点晚,不过很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