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高手][多人]while your lips are still red 9(修订版)

杜明神经质地摸了摸飞行服的进气管,又推推头盔。常规检查动作他已经做了三次,连他自己都觉得自己已经紧张过头了。可是他不敢停下,一停下,白天江波涛说的那句用意不明的话就从他心底悠悠地冒出来——

“哎,听说这次小型实验性实战,中心的调度员里有唐柔……”

杜明赶紧晃晃头,把一堆闹心的念头赶出去。

“江波涛呼叫杜明,准备好了吗?”

他还没来得及回答,吕泊远插话了:“杜明别怕,哥几个今天豁出去了,联手捧你,保证让你打出历史最高水平,给唐柔妹子留下深刻印象。”

通讯频道里一下热闹起来了。

“吕泊远你就吹,今天战术实验的重点是双机甲,搞砸了回头队长先收拾你。”

“滚,队长这么关爱后辈的人,一定会把杜明的个人问题作为战术重点解决的。”

“杜明,你就放心地冲吧,五中队坚决站你一边。只要你一声令下,哥给你张罗个三五八火力网出来。”

“吴启给力!艾玛太帅了我都想跟小明处对象了。杜明你介意我是汉子吗?”

“呃……”周泽楷突然出了声。

“差不多够了啊,听队长指示。”江波涛笑着打断了闲聊。

“这个……公共频道……中心能听到的。”周泽楷艰难地憋出这么一句来。

整个通讯频道瞬间安静了。

江波涛率先切了队内频道:“卧槽,搞毛呢?”

好半天,吕泊远才支支吾吾地回答他:“不是……江副,不是你先说……问杜明准备好了吗?……我以为你问他那啥来着……”

江波涛欲哭无泪了:“我那是看他心率接近黄色警戒线了,提醒他一下啊!你都不看看什么频道就胡说八道?”

“不是江副我们真不是故意的……”

“指挥中心呼叫五中队。”唐柔的声音从公共频道传来。

队内交流工作向来由江波涛担纲,即便知道大难临头,他也只能硬着头皮答话:“五中队收到,我是江波涛。”

“冯将军指示,此次战役结束之后,五中队全体队员做好接受处分的准备。”唐柔的声音淡淡的,听不出情绪。

江波涛真快哭了。

“嘬吧,你们就嘬吧。我算看出来了,虫群打不死你们,你们要是都是自己给嘬死的。”

只有杜明没听见,他早就气急败坏地关了通讯频道。

 

“吴启呼叫江波涛。”

“收到,请讲。”

“已到达长兴岛,位置732,140。10点钟方向有生物反应,雷达显示有异龙部队和小股硬甲飞虫出动。完毕。”

“收到。保持距离20公里,继续侦察。”

“孙翔呼叫江波涛。一叶之秋已就位。”

“地勤伍晨呼叫指挥中心,水位已降至警戒线下,开始准备建造战时紧急防御工事。完毕。”

“一枪穿云……就位。”

“吕泊远呼叫江波涛。已到达长兴岛西侧战时基地,完毕。”

“杜明呼叫江波涛,已到战时基地。肉眼可视范围300米,雷达侦测范围50公里。完毕。”

“方明华就位。地空导弹防御系统布置完毕。”

“江波涛呼叫指挥中心,五中队全员已就位,请指示。”

“指挥中心收到。一分钟后攻击西北方向向化镇附近虫群,倒计时开始。”

杜明死死盯着雷达地图,几乎不敢眨眼。他的心跳得很快,握着操纵杆的手微微颤抖。额角似乎沁出了汗,很痒,但是他没有动。仪表盘上的体征指数不住地上跳着,他暗暗骂自己没出息别抖了,可是却无论如何也控制不了心里那些混合着彷徨又兴奋的情绪。

“杜明,”江波涛切了一对一通讯频道,“别紧张,调整呼吸。”

“是。”

随着指挥中心一声令下,杜明驾驶着歼10率先飞出,朝西北方向发射了一枚照明弹。

一枪穿云紧紧跟上,在照明弹即将开始下落的瞬间,枪口一甩,一排子弹打出,击落了当头一队飞行虫。紧接着,它向左侧变线,绕过迎面飞来的一小股硬甲飞行虫,向它们身后的一艘小型母舰扔出两枚榴弹。

“呼叫一枪穿云,”江波涛说,“前方有虫群跟进,注意切割它们的兵力,防止聚变。”

周泽楷没有答话。他变线的同时,一叶之秋已经从后方切进,战矛一挥,扫落向母舰聚拢而去的虫群,紧接着一枚反坦克炮,把母舰彻底击沉。

“吴启呼叫江波涛,东兴镇方向侦察到大批虫群出动。”

“收到。吴启回撤,我给掩护。队长,虫群往回带,尽量不要在海上胶着。”

一枪穿云加特林机炮一甩,打在异龙飞行编队里,借助后坐力向后猛地退去。一叶之秋猛地向前方横插,冲散了追向一枪穿云的一列硬甲飞虫。吴启驾驶的米格-31迎头赶上,切断了北部虫群向中心战区靠拢的通路,与两台机甲形成犄角之势,将这队虫群与大部队隔离开,并且很快彻底歼灭了它们。

“江波涛呼叫孙翔。”

“请讲。”

“等待歼击机组接应,向北线推进。”

“收到。”

一叶之秋端起机枪,枪口稳稳地指着地图上东兴镇方向的一处母虫繁殖点。片刻的沉寂后,一枪穿云率先发动了攻势。它在密集的虫群队伍中穿梭着,犹如蝙蝠侠,轻快而不动声色,在异龙和飞行虫凄厉的叫声中,它像一道光一样,从虫群中撕扯出一个裂口,又立刻变向,带着一队异龙升入数千米的高空。

紧随其后的是江波涛的T-50,它从上方绕过包抄过来的飞行虫编队,迂回到一枪穿云右前方,迅速插入虫群飞行部队与北部母巢之间的空档中。T-50与一枪穿云打出一个交叉火力网,清空了沿线反扑过来的异龙。随即,一叶之秋枪口一甩,击落紧追一枪穿云的一队飞行虫,继而迅速向右侧转移,同时换上重型喷火枪,扫射从正面猛扑过来的一艘小型母舰。

吕泊远驾驶大黄蜂从一叶之秋左翼穿出,向小型母舰发射了三枚响尾蛇导弹。四周的虫群发出一阵低沉的鸣叫,开始向受损的母舰聚拢。

“小心聚变。”

周泽楷在语音频道发出指示,三架战机立刻散开,呈三角形围住母舰,一齐开火。虫群的反攻也很快,一队异龙忽然自虫群中脱出,向吕泊远的大黄蜂直冲而去。大黄蜂不得不转向回避,借着地空部队的火力掩护全速撤退。一叶之秋甩开战矛,奋不顾身地冲向母舰,却被围攻上来的硬甲飞虫粘住,进退两难。

“放弃。”

周泽楷在公共频道简单地说了一句,随即反身直冲,脱离虫群的包围,枪口指着围攻杜明歼10的一队飞行虫直射。江波涛的T-50向母舰丢出一枚燃烧弹后,从一枪穿云左翼穿出,全力猛攻围堵米格-31的硬甲飞行虫。很快,五中队的战机群和两台机甲已经脱出母舰的射程,守在通往东兴镇的航道上。

“指挥中心呼叫五中队全体队员,一分钟后执行第一次全面攻击,倒计时开始。”

地空导弹部队的一排照明弹拉开了进攻的大幕。一枪穿云飞快地自虫群的空档中穿过,回身甩出三枚榴弹,在一队硬甲飞虫迎上它们之前,三枪连发将榴弹击爆。杜明紧随其后,子弹自机炮中倾泻而出,扫开西北方向的硬甲飞虫群,借地空部队的火力掩护,如同一支利矛,直刺入虫群深处。

“杜明别冲太猛,当心虫群有埋伏。”江波涛在队内频道说。

“明白。”

歼10很快减度,在距离前方飞行虫还有5公里时向右后方反身,迂回到跟进的一叶之秋身侧,试图截断紧随其后的虫群飞行部队。江波涛扫了一眼地图,心里忽然一沉。

“江波涛呼叫吕泊远!”他赶紧在队内频道大喊。

杜明的歼10遭遇虫群的夹击,一叶之秋几次试图突破虫群阻截去接应它都没成功,歼10只得在虫群的火力网中逡巡着,艰难地寻找突破口。江波涛最先觉察杜明的窘境,却苦于他和杜明离得太远,鞭长莫及。好在周泽楷一直着眼于全局,发现情况不对立刻前去给杜明解围。一枪穿云向聚变而成的中型母舰发射了一枚燃烧弹,又掏出火枪,封堵了自母舰中飞出的一群飞行虫,就向一叶之秋的右翼冲去。

江波涛暗暗松了口气。

“吕泊远和吴启拦截中型母舰,往地空部队方向带,不要恋战。”

“明白!”

一枪穿云高速从一叶之秋身旁穿过,行动中快枪连发,迅速地撕开虫群的包围,为一叶之秋打开了退路。一叶之秋略作停顿,没有撤退,反而甩开战矛,冲向歼10,扫落挡在它之前的飞行虫。杜明没有犹豫,见一叶之秋一击得手,他立刻转向,加速脱离虫群的包围,向长兴岛基地方向退去。

江波涛的心这才放下来,可是那种异常的不安感却越来越重。

这一次全面进攻的结果和预期相差甚远。根据之前的情报,退守东兴镇方向的不过是环渤海战残余的一批虫群,战力评估远低于舟山保卫战时虫群的兵力,所以最初估算出的作战时间不超过一个小时。但是第一次进攻,五中队并没有占到上风,甚至在正面交锋时有些被动。不管是评估有误还是情报出错,对于现在的五中队来说,都不是好消息。既然先前制定的战术不适用,那么唯有变,才能通。

“五中队全体队员注意,”江波涛在队内频道说,“暂时避开正面战场,战机佯攻中型母舰,机甲绕背寻求掩护,等待二次进攻。”

周泽楷突然切进一对一通讯频道。

“太冒险了。”他说。

“虫群战力评估很可能有误,再按既定战术打损失会更大。不如声东击西,等到虫群主力被吸引过来的时候,再切过去,直接端掉母巢。”

周泽楷沉默片刻,说:“好。”

一枪穿云向中心密布的虫群开了几枪,随即转身朝中型母舰的方向冲去。三架战机同时转向,分别从左中右三个方向甩开虫群,同时向中型母舰开火。一叶之秋且打且退,渐渐拉开和北部虫群的距离,退到地空部队的火力范围内。

“指挥中心呼叫五中队,”冯宪君的声音从公共频道里传来,“怎么退了?”

“正面火力太猛,硬拼损失会很大。”江波涛回答。

冯宪君顿了顿:“整顿一下,地面部队注意配合好时间,准备第二次进攻。”

“是。”

佯攻进行得并不顺利。虫群的先头部队打得异常顽强,不断有小股部队对战机群进行自杀式进攻。战机一方面要完成对大部队的吸引和牵制,另一方面又要保留火力,等待第二轮的进攻,还得应付虫群的骚扰,打得很是吃力。

“五中队注意,5秒后开始第二轮进攻。”

地空部队应声而动,一排导弹掀翻先头密集的虫群,吹响进攻的号角。等待多时的一枪穿云在战机和地空部队的火力掩护下,杀入虫群,冲散蜂拥而来的硬甲飞虫,拉出一线狭窄的通路。一叶之秋看准时机,激光枪向东兴镇方向三下点射,随即低飞绕过迎面扑来的虫群,快速向地图上标出的母巢方向冲去。

一枪穿云并没有立即跟上。它犹豫地看着一叶之秋前进的方向,却只是慢慢端起枪,扫开几只拦路的异龙。

“吕泊远掩护一叶之秋,”江波涛迅速发布指令,“全体战机跟上,进攻母巢。”

“你们他妈的眼瞎啊?往哪打呢?”

公共频道突然传来一声怒吼。江波涛一愣,这个声音有点陌生,不是五中队的人。就在这当口,孙翔先怒了:“你他妈谁啊?”

“我是你爷爷!”

整个公共频道瞬间安静下来。没等孙翔继续和这人对喷,江波涛抢先开了口:“五中队副队长江波涛,请问什么情况?”

“我他妈管你是谁,刚那几下捅出来两千多只坑道虫围攻防御工事,你来告诉我什么情况……”

轰鸣的炮火迅速吞没了他接下来说的话。光传地图上,靠近海边的绿色光带频频闪烁,显然是遭到了攻击。

江波涛额上沁出点点冷汗。心中不安的种子迅速地发芽,枝叶蔓延着,包裹了他的心。但他知道,他不能乱,至少现在的制空权还在五中队手里,利用好这个优势,顶住虫群这一波攻击,战局就有扭转的机会。

“江波涛呼叫地空部队,防御工事北10公里给一次火力压制,切割虫群飞行单位,不要让它们靠近地面。注意和防御工事的火力线错开。”

“收到。”

空中的火力压制为五中队赢得了短暂的时间。吴启的米格-31压着虫群空中部队的侧翼飞过,以攻代守,靠不计代价的猛攻阻隔了异龙和硬甲飞虫部队向地面发起的进攻。紧接着,一枪穿云甩开双枪,直冲入虫群,将贴身的数只硬甲飞虫悉数打落。就在它身后的一队飞行虫突然转向朝着他冲过来时,江波涛从左翼插入,机炮连射,逼退这队飞虫,带着战机群向母巢的方向飞去。

“指挥中心呼叫五中队。”冯宪君的声音突然从通讯频道中传来。

“收到。”江波涛回答。

“地图有误,正在同步最新战术地图。你们五中队暂时放弃对母巢的攻击,掩护地面部队战略转移。”

“收到。”

江波涛犹豫着说完,率先朝西区飞去。之前那些杂乱的线头在他心中慢慢串连起来,终于形成一个明晰的箭头。可是那个箭头指向的地方,却是他不敢也不愿去细想的。

如果说之前攻击母巢是作战单位之间沟通不够导致的失误,那“地图有误”这个理由简直荒唐得可笑。光是战术拟定就耗了将近两周的时间,期间五中队在模拟机上做的演习不下十次。这次战斗的重要性对整个大队来说都不言而喻,江波涛无论如何也不相信,一份未经校对的地图会交到参战人员的手上。

既然这样,那么放弃即将到手的战果,究竟为了什么?

“江副,小心!”

通讯频道里传来吕泊远的一声惊呼,江波涛一抬头,几只硬甲飞虫已从正面包抄上来,俨然打算和他拼个鱼死网破。江波涛大吃一惊,条件反射地向下猛推操纵杆。T-50勉强地避开了正面的冲撞,机舱外壳却仍然遭到重击,巨大的冲击甚至撞得机身失去平衡,旋转着向地面冲去。

“吕泊远回去,杜明向西打30度去跟一叶之秋会合,不要管我,”江波涛一边说,一边吃力地慢慢推平操纵杆,“吴启立刻往北走,别被我旁边的虫子带到!”

“操!”吴启咬牙切齿地在通讯频道里骂了一声,还是遵循了江波涛的指示,心有不甘地向北飞去。

数十只飞行虫紧紧咬住T-50,向地面俯冲。江波涛咬紧牙关,看准时机,突然拉起飞行角度,甩出一个大弧线,在失速状态下,暂时冲开虫群的包围,直接向西与战机群会合。

“孙翔,跟着我的这些都清了!”他对着通讯器大声喊道。

一叶之秋毫不犹豫地端好机炮,子弹几乎擦着T-50的尾翼飞过,密集的火力终于让飞行虫的速度放缓,片刻,领头的飞行虫发出一声尖锐的鸣叫,带头向一叶之秋冲了过去。

“等的就是你!”孙翔在通讯频道大叫一声。他收起机炮,掏出战矛,向着它们冲了过去。长矛贯穿了当头飞行虫的躯体,一直穿透了三只飞虫才停下来。

江波涛不停地深呼吸,努力把心率控制到警戒线以下。他快速检查了飞机各个部位,确认机身短期内仍然能够应付高强度的战斗之后,才回到战机群中。透过坚实的飞行服头盔,炮火声不断地传来,震颤着他的耳膜,把他的思绪拉回纷乱的战场。一枪穿云从他眼前倏忽飞过,迅速切入地面部队和虫群的战线。

随着一枪穿云的加入,地面的战况渐渐明朗。明灭的火力网中,异虫部队不断向母巢收紧,而来不及撤退的坑道虫纷纷撞上了防御工事下的电网,凄厉的悲鸣被掩盖在厚土之下,像一曲凄切的无名战歌。

随着虫群部队的缩紧,母巢终于露出了它庞大的身躯。薄薄的暗紫色甲壳随着它的呼吸不断翕动,甲壳下布满深红色血管的躯干若隐若现。仿佛不堪承受自身的重量,它带着剩余的虫群,缓缓向西北方向撤去。

一枪穿云目送虫群离去的方向,并没有乘胜追击。它伸出手,阻止了打算追过去的一叶之秋,回过头看了看江波涛。

江波涛对他点点头。

“虫群主力已经退走。江波涛呼叫地面部队,收到请回话!”怀着一线希望,他在通讯频道中大声喊道。

回答他的是一声近乎怒吼的喊话:“地面孙哲平,防御工事已正常运作,请中心指示!”

江波涛这才松了口气,一直紧绷的神经终于放松下来。他看了看光传地图,南部沿海的防线周围已经检测不到虫群有生力量,而虫群的主力正在向西退走。他沉吟片刻,决定继续执行最初的战术计划,全力打掉虫群母巢。

“五中队全体队员注意,”他在队内通讯频道中说,“一阶段任务已经完成,目前虫群母巢正向西北退走,机甲正面拦截,歼击机组配合机甲,把虫群部队往东南部驱赶。进入导弹部队的射程范围后,进行全面打击。”

周泽楷没有答话,他操纵着一枪穿云快速绕到母巢右翼,向虫群前进的方向打出一枚精确制导导弹,阻断了虫群的去路。一叶之秋立即跟上,疯狂地沿线倾泻着火力,瞬间将地面变成一片火海。

“孙翔,火力收一点,诱导攻击为主,尽量把虫群往东南压。”

“明白。”孙翔答得颇有些不情愿。

虫群仿佛丧失了斗志,母巢打开翅膀,放出最后一群异龙之后,便倒伏在地上,动弹不得。它的移动速度越来越慢,却始终在向西北移动着。

江波涛皱起了眉头。在局面似乎完全倒向中队一边的时候,一贯谨慎的他反而警觉起来。纷乱的战场,此刻在他眼中却变成了一个巨大的陷阱,只要他走错一步,就会葬送唾手可得的胜利。

战机群在母巢上方徘徊良久,江波涛却始终拿不定主意。眼看着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他逐渐焦躁起来。就在他打算亲身前去试探的时候,周泽楷在一对一频道里对他说:“我来。”

一枪穿云突然加速,绕到了母巢身前,扔出两枚燃烧弹,又迅速打爆。燃烧的弹头落在它坚硬的外壳上,溅起几丛火星,跳跃着附着在它身上。可母巢却好像浑然不觉,它甚至不曾改变移动的方向,执着地向火线直冲过去。

一枪穿云又试探性地封锁了它前方几条狭窄的通路,而母巢依然坚定地往西北退走。一枪穿云突然停止攻击,若有所思地回过头,看着硝烟逐渐褪去的中心战场。

“队长,”江波涛犹豫地说出自己的判断,“母巢撤走,是不是为了掩护东兴镇上的什么地方?”

“嗯。”周泽楷坚定地回答道。一枪穿云拔出激光枪,一边向东兴镇疾飞而去,一边散漫地向地面快速射击。

母巢终于停止了移动。它回过头,以和它庞大的身躯不相称的速度,发疯似地朝一枪穿云冲了过去。

周泽楷看起来对此早有准备。几乎是在母巢转身的同时,一枪穿云立刻掏出喷火枪,几下扫射,在身前筑起一道火墙。等候多时的一叶之秋奋不顾身地跃上母巢的背部,掏出战矛,看准它外壳翕动的瞬间,对着缝隙间的血管狠狠扎了下去。

母巢的外壳一下炸开,成群的硬甲飞虫自其间飞了出去,继而四散开来。母巢挣扎着,扭动着硕大的身躯,猛然把一叶之秋甩了出去。

一叶之秋在地上狼狈地翻滚着。它奋力支起双手抓住地面,终于艰难地在防御工事前停了下来。

“杜明给一叶之秋掩护,别让母巢再近身。”江波涛连忙在频道里指示。

母巢没有再攻击一叶之秋,而是继续向一枪穿云冲过去,密集的炮火也不曾让它的速度减慢丝毫。江波涛不敢大意,一边向一枪穿云身旁飞去,一边在地图上迅速地圈出几个火力点。就在他准备召集五中队对母巢进行围堵时,中心突然发出指示。

“所有参战单位注意,”冯宪君的声音听起来很平静,“改变作战计划,放弃全歼东兴镇母巢,把虫群兵力向215,370中心20公里半径压缩后,所有人员撤退。”

江波涛愣住了。他的目光停留在光传地图最下方那条纤细的防御线上。绿色的光带横陈在母巢之前,微弱的光芒不断闪烁着,仿佛随时都会熄灭。而此次战略计划的改变,几乎等于放弃已经获得的战果,尽管它是如此地来之不易。他心里有疑惑,有愤怒,可更多的是无法言喻的不安。

“五中队收到。”他轻轻地在频道中说完,暗暗叹了口气,向母巢射出了最后一枚导弹。

——————TBC————————

此版本修正了一些看似大气实际逗逼的错误。

江副加了很多戏,时髦值唰唰看涨。

另外之后的剧情有比较大的调整。

大院懒得找红大衣抽楼OTL

另外这文要出本,大家都准备好了除了作者= =

我是被陷害的嗯(揍死

今天白天还要上班我简直嘬死

评论(4)

热度(38)

  1. 蹄花腰花尾巴花再生性智力障碍患者救助中心 转载了此文字
    红唇依旧!!!红唇依旧!!!!(兴奋地呐喊 好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