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便乱写片段2.0版

依旧没头没脑。

格伦库克的文风真是只能模仿无法超越。

————正文————

碎矛河谷已经不见了昔日富有活力的样子。曾经的河床被龟裂的土地取代,只有两岸零星的干枯的树枝还能依稀看出当年的影子。一阵大风吹过,扬起漫天沙尘,魏琛赶忙举起袖子挡住脸。一转头,看见叶修迎着风沙眯起了眼睛,目光在河谷四周逡巡着,不知在寻找什么。风停下来的时候,他快步走上前,踢开一块不小的碎石,费力地从松动的泥土中翻出了点什么。魏琛好奇地凑过去,发现那是一块近乎黑色的金属牌,牌面上已经磨得看不出字迹和花纹,只能从造型上辨认出,是霸图近卫军的徽章。叶修扔开那块牌子,继续用手挖开四周的泥土,一支折断的矛尖露出头来。

“遗迹?”魏琛明知故问。

叶修没有答话。他捡回那枚霸图徽章,和断矛放在了一起,又重新用泥土盖上。

“十年了,”魏琛长吁短叹,咂了咂嘴,一脸沧桑,“当年怎么也没想到,常青河会变成这样。”

叶修没接他的话。霸图近卫军和嘉世佣兵团在这里耗了五年,那时这里还叫常青河谷。五年里双方都没占到什么大便宜,折在这的人马压根数不过来,大河两岸边随便挖挖就有折断的矛头,所以后来才改名叫碎矛河谷。这事在佣兵团间传得很广,他不信魏琛不知道。

“趁他们不在,讲点限制级的,”魏琛回头看了正在生火做饭的众人,故意凑近叶修,压低声音问道,“我听说,后来嘉世被做掉,是因为霸图偷偷招了群巫师,下了黑手?”

“没有的事,这说法是陶轩放的烟雾弹,”叶修拍掉手上的泥土,从口袋里翻出一根烟点上,“打到第四年,陶轩想把霸图彻底端了,要从常青河做点手脚。我没同意,他就背着我指示刘皓炸开上游的山口,让河流改道。结果上游涝,下游旱,粮食歉收,闹了饥荒,根本没法打仗。嘉世和霸图骑虎难下,倒让王大眼捡了便宜。”

“我记得魔法师公会牵头,带着北境联军一直达到凄凉山脉附近,千岛城市联邦惨败,不得已交出了石弓河的航运。”

“惨得多。”

“不能说?”

“打了败仗,还不是割地赔款的老规矩?”叶修笑,“不过这是政治游戏,我没过问。”

叶修没说的是千岛城市联邦和北境联合公国签的条约里保密的部分:北境诸国的商人在千岛城市联邦行商享受本地商人待遇,但是税只能上给北境联合公国。城市联邦有如当头挨了一刀,又丢面子又丢钱,有些小国直接破了产,举国抵押给了北境。城市联邦伤了元气,有口难言,只好把气出在佣兵团身上,当年没少为难叶修他们。

魏琛摸出烟杆,实打实塞了一大坨烟草进去,抽了几口,又问叶修:“王杰希说刘皓狼顾之相,指的是乱挖河口的事?”

“你想多了,这事全大陆没几个人知道,陶轩栽赃给霸图,为这个还得罪了教廷,那几年嘉世日子特别难过。”

“风光了那么多年,你们也够本了,”魏琛吐了个两个烟圈,一打响指,让它们此消彼长地缠斗起来,“盛极必衰而已,没人逃得过。”

叶修呵呵一笑,没再说话。魏琛说得没错,盛极必衰,放到嘉世这就是城邦联盟担心佣兵团做大危及他们的统治,于是一边蚕食他们的力量一边扶植自己的军队,最终让嘉世自己滚蛋。陶轩一心巴望着佣兵团东山再起,但是兵团连吃败仗,此时举步维艰,几乎连个落脚的地方都找不到。而陶轩听不进建议,执意带着佣兵团在南部各国之间辗转,谋求一份既轻松又好挣钱工作。可是没人会搭理一条落水狗,哪怕它曾经是让人闻风丧胆的恶狼。

一根烟很快烧到了头,叶修轻轻一弹,烟头落在面前埋着霸图徽章和断矛的土堆旁,闪了两下之后,慢慢地熄灭了。

总有一天,回忆也会像这样,被时间埋到深不可见的地方。不再有人会记得他们的名字,以及那些腥风血雨的岁月。所以不必感怀,因为终将被遗忘。

————————

最后几句是凑数用的(往死里揍

2014-04-18
评论-1 热度-16

评论(1)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