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高手]随便乱写的东西

没头没脑,属于某应许长篇的片段,仍然是一个纯爷们的故事。一个充满了秘密和过去的佣兵团,为了生存走在路上。


——————不用看了————————

碎矛河谷已经不见了昔日富有活力的样子。曾经的河床被龟裂的土地取代,只有两岸零星的干枯的树枝还能依稀看出当年的影子。一阵大风吹过,扬起漫天沙尘,魏琛赶忙举起袖子挡住脸。一转头,看见叶修迎着风沙眯起了眼睛,目光在河谷四周逡巡着,不知在寻找什么。风停下来的时候,他快步走上前,踢开一块不小的碎石,费力地从松动的泥土中翻出了点什么。魏琛好奇地凑过去,发现那是一块近乎黑色的金属牌,牌面上已经磨得看不出字迹和花纹,只能从造型上辨认出,是霸图近卫军的徽章。叶修扔开那块牌子,继续用手挖开四周的泥土,一支折断的矛尖露出头来。

“遗迹啊?”魏琛明知故问。

叶修没有答话。他捡回那枚霸图徽章,和断矛放在了一起,又重新用泥土盖上。

“十年了,”魏琛起身四顾,长吁短叹,“当年怎么也没想到,常青河会变成这样。”

“没你想得那么玄。头一年佣兵团折了几百号人马,守住了河口,但是也伤了元气,第二年终于被打退到河口以西。陶轩觉得丢了面子,就想在上游动点手脚,给霸图弄点麻烦,我没点头,他就授意刘皓去做了。来年河流改道,南边淹,北边旱,举国颗粒无收,根本没打仗的资本,结果倒让王大眼占了便宜,带着魔导师公会一路南下,差点推平了千岛联合公国。”叶修告诉他。

魏琛听得嗔目结舌。他摸出烟杆,实打实塞了一大坨烟草进去,好半天,才问叶修说:“王杰希说刘皓狼顾之相,是这个意思?”

“这事大眼不知道,但是好好的常青河突然改道,带脑子的都明白有人搞鬼,他不过是把握住了动手的时机。这事真要论起来,责任在陶轩:他有野心,但是气量小,眼光短,而且轴得很,听不进劝。要是他能耐着性子让佣兵团休养一年,嘉世未必还会栽在霸图手上。”

2014-04-14
评论-4 热度-15

评论(4)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