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同人]石油大学苦逼往事9.2[粮食/架空/本章完]

“……球进了!开场十分钟,C罗为皇马首开记录!……目前看来马德里竞技的中场和后方压力都很大……张指导您怎么看?”

“用眼睛看,妈蛋今年居然还是这货主持,最特么烦他,没点干货全是废话。”魏琛愤怒地拍着桌子。

没听见叶修的回答,让魏琛的怒意更甚。他回转过身,戳了戳叶修:“嘿,别装深沉了,老子跟你说话呢!”

叶修阴沉沉地回过头。

“我这数据跑出来的结果和论文的结论对不上,再吵我拔你网线了。”

魏琛被他的眼神吓得一缩头:“爷,有话好说。”

叶修继续去死磕他的数据了。魏琛老老实实戴上耳机继续听了会球赛,实在憋得受不了,干脆连比赛也不看了,颠儿颠儿地凑到叶修跟前:“什么玩儿?让老夫给你参谋参谋。”

“我警告你别添乱啊。”

话虽这么说,叶修还是侧过身子,用鼠标反白了实验做出来的数据。魏琛凑近看了半天,没看出点头绪。叶修做的是钻井用化学试剂相关的内容,专业性太强,他能看懂的基本上只剩标题了。

“是不是系数用得不对啊?”为了保住点面子,魏琛信口胡扯。

“你还是看球赛去吧,跟你没法说。”叶修叹了口气,点开桌上另一个程序,重新输入了一遍数据。

“推不出结论还是跟你要的结果相反?”

“做不出来,我已经试过了三种算法,等会用最土的办法试一试。要是再不行,就是实验数据的问题了。”叶修疲惫地搓搓脸,重新开了个表格,把数据又整理了一遍。

“我没听错吧?王大眼做的数据也能有错?”魏琛不敢相信。

“数据不是他做的。实验临时换人了,沟通没做好,我一直不知道。”

“换成谁了?”

“刘皓。”

“我去,”魏琛大惊失色,“保时捷降级到宝马可以忍,这他妈是降到奇瑞QQ了啊!”

魏琛的说法有夸张的成分,不过放在这倒也不算过分。王大眼本名王杰希,和叶修同届,大四的时候就进了实验室跟着一帮研究生博士生做实验,如今研三已经定了要在本校继续读博,估计在石油大学里呆的时间比一些老师都要长。而刘皓是从钻井工程跨专业考研去的化学系,分数略微差了点,找关系活动了一下,念了两年半的工程硕士。两个人之间的学术水平差距,大概真的有十个魏琛那么多……

“那你现在怎么办?”

叶修刚拿出烟,魏琛就殷勤地给他点上火。

“我刚把数据给大眼了,让他先帮忙看看到底是不是我这的问题,”他叼着烟,慢悠悠地说,“刘皓联系不上,不接电话,不回信息,微信把我拉黑了。”

魏琛一听,乐了:“老叶你可以的,怎么给人得罪了,这么躲你?”

“不知道,我猜是暗恋苏沐橙的,听信谣言以为我是她男朋友,就连带着恨上我了。”

魏琛没再骚扰他,回去继续看比赛。叶修则继续埋头苦算,土办法之所以土,是因为完全摒弃了省时省力的公式,把所有的结果都用最原始的数据算出来。他折腾了一个多小时,直到魏琛那的比赛C罗梅开二度,叶修才做出结果来。

“搞定啦?”魏琛探头来看。

“嗯。”叶修把所有的数据和演算文件打包发给王杰希。

这下魏琛仿佛脱了缰的哈士奇,二话不说,拿着手机拖着凳子坐到叶修身边,非要给他解说西甲豪门恩怨,好让他早日跳进足球和足彩的大坑,跟他一同奔向社会主义共同富裕的最终目标。叶修心不在焉地听着,过一会手机一响,王杰希打电话来了。

“这个水泥浆的配比给你了吗?”他开门见山地问。

“我正想问你呢,”叶修翻到数据文件的第一页,“刚刚做的时候想起来,以往这些具体数据都要给的,怎么这次没有了。”

王杰希犹豫了一下。

“可能刘皓以前没接触过这类项目,不知道细节吧。你没问他?”

叶修笑了一下。

“他不愿意跟我联系,发了数据之后就没再回我,”叶修拿出手机捣鼓了一下,刘皓的微信仍然是无法接收消息的,“要不我也不至于找你。”

“行,我知道了。你也够蛮干的,怎么看都是数据的问题,你居然硬算。”王杰希的口气有些无奈。

“不抛弃,不放弃啊。知道你们的数据都是用生命做出来的,要对得起你们的劳动。”

“回头我去问问刘皓,有结果再联系你,”王杰希想了想,又说,“叶修,有个事提醒你一下。刘皓这人狼顾之相,你跟他打交道得防着点。”

叶修一下笑出了声。

“我说大眼你不是吧?本科就入了党,根正苗红的,怎么也信这些唯心主义的东西?”

王杰希的口气也缓和了些:“跟入不入党没关系,防人之心不可无,小心为上。”

尽管电话那头看不见,叶修还是下意识地点了点头:“成,谢啦。”

挂了王杰希的电话,魏琛还没来得及展开第二轮足彩入坑安利呢,刘皓的电话来了。

“叶师兄,我听说,数据有点小瑕疵啊。”他得意洋洋地问道。

叶修觉得奇怪,心说化学院治学严谨,以往做项目有点小差错他们导师都要唐僧似的唠叨来唠叨去,怎么刘皓这做废了一整个实验,还跟有了什么重大学术性突破似的?这人是不是石乐志啊?

“你这实验结果怎么做出来的?”叶修不跟他的节奏。

“交给本科生随便做一做,做成什么样子只能看缘分咯,反正我又不指望着这玩意儿做毕业论文。怎么?你毕业论文要这个?哎哟,叶师兄你早说啊,早说我就亲自给您盯着了。”

叶修实在懒得和他废话,直接说:“你这泥浆的配比,发泡剂和稠化剂加的比例怎么算出来的?”

那边刘皓也抖够了威风,直接亮底牌了。

“我告诉你吧叶修,甭要,我压根儿没做过,数据都是随便给你的。我知道你急等着这个数据用,呵呵,自求多福吧你。你本科造的那些孽我他妈还没忘呢,操!”

这凶悍的口气听得叶修莫名其妙,他扪心自问,本科时自己也没做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值得他这么惦记啊。

刘皓听叶修一直不回答,以为他被自己说中心事,正想着你也有今天,打算变本加厉再嘲弄他一番的时候,他听见电话那头传来了一个猥琐的声音。

“干蛋呢你?真对人始乱终弃让人找上门了?”

“毛,”他听见叶修说,“说我本科造孽,哎,老魏,你帮我想想,我本科时候做过什么特别缺德的事吗?”

这回刘皓按捺不住了。

“叶修你他妈闭嘴!别装得跟没事人似的。我就问你,当年你当学生会主席的时候就看我不顺眼,成天找我茬说我做得这不对那不对。我敬你是前辈,没跟你啰嗦,给你脸了是吧?推荐学生会主席,明明应该轮到我,你偏偏推荐邱非,你是不是怕我比你牛逼了,趁早打压我?”

叶修笑了笑,顺手从魏琛桌上拿了根中华烟。

“打压你?想多了吧。”

“放屁……”

“是,当年我确实推荐了邱非。为什么?因为你确实做错了事。你们班家庭条件都不错,够不上助学金的标准。你自己偷偷找了人开了假的贫困生证明领补助,用这个钱在学生会里拉关系搞小团体。你要是大大方方承认了这事我也看得起你,结果呢?但凡有人提到这事,你就带头排挤人,在背后搞小动作。你以为我都不知道么?”

“我……”

“别狡辩了,就冲你乱搞实验数据这事,只能说我真没看错你,”叶修不由分说打断他,“开假证明是品行问题,实验做不出来是智商问题。别跟我说你又有什么情况,不说你是懒得搭理你,说你的都是觉得你还有救,别搞错了。”

“你……”刘皓咬牙切齿正要甩开膀子和他对喷,忽然又笑了,“得了,我也不跟你比谁能吹,你再吹也不能把实验数据吹出来。反正我想好了,我这实验做不出来,顶多被老师熊一顿,回头再拖一个月,你的论文就泡汤了。你要是聪明点,现在换课题还来得及。”

“我真服了,谁给你的勇气让你觉得这实验离了你不行啊?况且这实验本来就是王杰希在做,是你从导师那死乞白赖要过来,现在做坏了,你居然还很得意?说实话,我要是你现在就该去导师那抱头痛哭了,你不想着补救,还在这跟我装逼,你心真大。”叶修说到这里,也有点佩服了。

刘皓冷笑一声,挂了电话。

那边魏琛的球赛也结束了。这回他似乎押中了进球数,正喜滋滋地算计自己能从奖金池里捞出多少钱。叶修的电话,他断断续续听了个大概。听身后没动静,他以为叶修发了脾气,小心翼翼地回头问道:“老叶,没事吧你?”

叶修摇摇头,手上不停,飞快地给王杰希发信息。

“这货还是你们系出来的?”魏琛有点想笑,又怕叶修正在气头上闹得不愉快,只得小心地隐藏自己的情绪。

“就事论事,不要发散,有没有老鼠屎和汤本身的品质好坏没有必然联系,”叶修果断地掐断了他的想法,“再逼逼下次没钱我也不借你了。”

魏琛哈哈大笑:“老夫好歹也是开公司的人,怎么还能找你借钱?不过说真的,你这实验要是真麻烦,我找人帮你问问?”

“你能找谁?不是跟长庆那帮人都掰了吗?”

魏琛笑得高深莫测:“你有所不知,犬子不才,现在在华南油田当差……”

“再说吧,还没到动用你这头关系的时候,”叶修伸了个懒腰,继续坐回电脑前死磕论文,“大眼说了,他给安排。”

 

还没等王杰希安排好,又有了一桩不小的八卦。

事情不算小,简而言之就是楚云秀当着院长的面把刘皓怼了一顿。公务缠身的叶修虽然有友军苏沐橙的提醒,可惜他那天被冯宪君派去和牟平农协谈农业灌溉用水井的项目,没能亲眼看到现场。不过也没差,有好事的偷偷拍下整个过程发到群里,引起的轰动不亚于孙大圣归来那阵。连孙哲平这种响当当的汉子都承认,楚云秀巾帼不让须眉,此举称得上为民除害,替被刘皓坑过的人出了一大口恶气。

视频是偷拍的,只看得到楚云秀的表情,看不见刘皓的脸。只见画面中,楚女侠脚蹬一双二十公分的高跟鞋,从气势和身高上完全压制了刘皓,把他堵在院长办公室门口,让他进退两难。

楚云秀的话说得相当明白,头一句就问你想不想毕业?不想毕业不要连累我们。刘皓哪见过这阵仗?当场露怯,故作镇定地说同学你说啥呢?只见楚女侠柳眉倒竖,看样子是下意识地准备动手,但是考虑到在院长面前使用暴力可能会被扣印象分,对自己想要争取的结果极为不利,她果断地忍住了,冷笑一声,说,明人不说暗话,盐碱地固井水泥浆的项目你做的什么狗屁结果?用料配比是本科就讲过的东西,大二的学生都能做,你配的那玩意儿你自己检查过了没?发泡剂和凝固剂能一比一地放?失心疯啊你?

要是放在平时,刘皓必然会避其锋芒,以退为进,找个借口就开溜。但是此时在院长眼皮底下,不溜,他实在怼不过;溜吧,一来是心虚,二来楚云秀讲的这些东西,在场的都是专业人士,恐怕真能发现他是故意把实验做坏的。在刘皓看来,后者的影响实在是太恶劣了,无论如何都得避免。

这就使得他的处境极其尴尬,视频里也看得出他紧张得很,手都不知道该放哪,不断四下乱看,嘴里糊里糊涂地说,同学你说什么呢?这实验做坏了我也不愿意啊……

楚云秀看他这副模样,愈发气定神闲。她冷笑一声,倚着墙站定了,故意大声说,你也别一口一个同学,非要装不认识我,你跟我关系如何跟结果没点联系。既然你自己都说你把实验做坏了,那现在正好在院长面前你给个明白话,要么把这次实验算进你的平时成绩,好让你长点记性,别拿学业不当回事;要么你承认你不能做,让我来,你自己选吧。

刘皓一听这哪能行?赶紧说,同学,我的错误我承认了,但是你这么说的话,这不摆明了非要我背这口黑锅吗?

他还想再解释什么,楚云秀不耐烦地一挥手,直接转向办公室里的院长,问道,院长,情况您也知道了,我现在想接这个实验,您看流程要怎么走?您放心,实验要用的费用我自己先垫着,将来报销的时候如果发现买贵了,差额我来补。

虽然看不见院长的表情,不过她的话都已经说到了这种程度,想来院长也不能再说什么。视频中,只见她嫣然一笑,朗声说道,谢谢院长,那我先去和实验室那边打个招呼,明天就开始重新做数据,要什么文件我回头补。

说罢,她回过头来,上下打量刘皓一番,冷笑一声,转身就走。

好半天刘皓才回过神来,气急败坏地冲进了院长办公室,向院长诉苦,说楚云秀同学这么做完全违反规程云云。拍视频的人还想跟过去继续拍,被院长发现之后,连忙关了屏幕。于是视频到此戛然而止。

视频不长,前后不到十分钟。不过不少人看得意犹未尽,大呼痛快。连魏琛这种老油条都不禁感叹,生女当如楚云秀。他转头又怒斥叶修,说你要是有她这手段,十个陶轩都不敢动我们的项目。

不过叶修关心的却还是实验。看完视频,他恍然大悟,刘皓这厮为了坑他,居然敢在最基本的实验材料上动手脚,难怪他计算的时候,泥浆的密度明明是对的,结果却和他的理论值差得天南海北。既然楚云秀都这么说了,那对他来说,这是个十足的好消息,一是他的实验结论应该是对的,二是实验由楚云秀接手,那他大可以放心。至少她不会带着情绪工作,做个什么扑朔迷离的东西出来。

他顿时松了口气,找到楚云秀的联系方式,准备给她打电话问问情况。没想到英雄所见略同,楚云秀的电话先过来了。

“老叶,你现在在哪?”她开门见山地问。

“车上,刚从牟平回来,我也想找你,要问你实验的事。”

“我知道我知道,”楚云秀抢先说,“电话里讲不清,你几点到校?我去找你。”

楚云秀赶在约定的时间前一刻钟就找到了叶修的寝室,不过踏进门的刹那,她迈出的脚步悬在半空,立刻停住了。犹豫许久,她还是收回脚步,站在门口和叶修说话。

这情景让人形自走垃圾制造厂魏琛同志颇有些过意不去。于是他麻利地找来扫帚簸箕,一边装模作样地扫地,一边假意大声呵斥叶修:“老叶你怎么搞的?上次就跟你说了这些都是要扔的,这都几天过去了,东西怎么还在这?”

叶修让他吵得烦,干脆赶他打水去了。

“正好,你来帮我瞅一眼我这种算法对不对,”叶修调出论文,站起身让出座位,“不对我抓紧改,对的话我就开始做演算程序了,反正都是事。”

虽然对他们宿舍的卫生状况有些忌惮,但是课业为重,楚云秀权衡了好久,叹了口气,小心翼翼地踮着脚走到了叶修的座位上,接过叶修递来的纸笔演算起来。不一会,她就有了结果:“大方向应该没错,不过有几处公式用得很别扭,有更好的算法。别的都OK,可以在实验过程中改。”

叶修点点头,拿起烟走到阳台上:“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之前给的数据死活算不出结果,我还以为是我算法有错呢。”

一提到实验,楚云秀的脸色就不太好。她从随身的包里掏出烟,走上阳台,向叶修伸出手:“借个火。要不是咱们两个系关系还行,我简直要怀疑刘皓是你们系派来的卧底了。”

“想太多,坑你们,我们院有什么好处?这不过是他发动的一次针对我个人的学术攻击罢了,你就是个被误伤的无辜群众。”

楚云秀没有答话,表情是显而易见的郁闷了。叶修见她这样,也有些同病相怜的同情之心,便安慰她说:“你也等着这个实验的数据用?有什么地方我能帮忙的,尽管言声。”

他说这话本来就是准备客气客气,没想到楚云秀竟然真的两眼放光回头看他一眼,可是她的眼神很快暗淡了下去:“你行不行啊?”

“我去,”叶修这下是真的无奈了,“你不能因为刘皓的不专业就质疑我们整个学院的学术水平吧?太专业的做不了,在实验室里盯数据调仪器我总会啊。”

楚云秀狐疑地盯着他。

正在这时,魏琛打水归来,一见这情形,便飞快地脑补了一出男女之间的感情纠葛,如今女方找上门来讨要说法,男方无言以对,被自己撞破,那二人当即起了灭口之心。他对自己思维发散的程度极为满意,立刻放下热水瓶,举起双手高喊道:“我什么都不知道!你们不要误会我!”

楚云秀眼光如刀,“唰”地横了过来。

魏琛入戏很深,赶紧配合地装作要关门的样子:“你们继续,我下去打个酱油。”

“拉倒吧,快别尬演了,丢人,”叶修嘲笑他,“一个刘皓吓得楚云秀不敢相信咱们院的科研水平了,你信吗?”

魏琛一听,表情立刻由嬉笑变为愤怒了:“怎么可以这么骂人?你才刘皓,你整个学院都刘皓!”

两人一唱一和,搞得楚云秀不知道该先吐槽哪头。

叶修也不闹了,认真地对她说:“真的,有事就帮吧,我确实也要这个数据,越快越好。你那肯定有要用人的地方,到时候招呼我一声就是了。”

楚云秀想想觉得也是这个道理,便点点头。

“我跟老师都说好了,明天开始做,估计紧赶慢赶最少也要一个星期。你明天有空先来实验室看看吧,能帮上忙最好,帮不上我去问老王讨几个本科生。”

“老王?”叶修一时没反应过来。

“王杰希啊,你想哪去了。”楚云秀不满地瞪他。

“哦,你误会了,平时我们都喊他的……爱称,一时听到这么正经的称呼有点反应不过来。”叶修一本正经地解释。

楚云秀“噗嗤”一声笑了。

“别的不管,这次要再出什么纰漏,我真的要杀人了,”她做了个夸张的手势,“明天你来之前跟我说一声,我带你过去。”

 

楚云秀果然是女王的作风,雷厉风行,说一不二。整个实验,她在见证了叶修的化学水平之后,就只让他负责了最简单的一套滴定、蒸馏和冷却的流程。即便如此,她仍旧不放心,几乎全程盯着叶修,还时不时指挥他干这干那,批评他手法不专业,说你这种程度要是在我们化学院,早就被发配去洗试管了。

不过她也不是说大话,刘皓研一几乎都是在洗实验仪器的过程中度过的,为此他还在别的群里发过牢骚。所以现在还能做上实验,叶修非常知足。而且和他相比,楚云秀辛苦得多。虽然不知道她为什么也急需这个数据用,不过她这一个星期几乎都泡在实验室里,凡事亲力亲为,不允许整个过程中有一点瑕疵。一个星期后,她把数据交给叶修时,整个人几乎都瘦了一圈。

“趁着我还有口气,你赶紧看看行不行,”她打着呵欠,拿出打火机和烟,“没问题我就去睡了,昨天早上7点到现在没合眼,撑不住。”

叶修从她手里抢下眼,倒转过去,把烟嘴那一头递到她手里:“知道你困,烟拿反了都不知道。”

楚云秀疲惫地笑了笑,连声谢都懒得说,靠在门边等叶修回复。

叶修把数据填进自己做的程序里算了一下,很快得出了结果,和他预期的差不多。他点点头:“成,没问题,你赶紧去歇着吧。谢谢了。”

楚云秀没回答。她皱着眉头,若有所思地出了一会神。叶修正想问她是不是还有什么事,她两口抽完剩下的烟,把烟头摁灭扔进垃圾堆,对叶修说:“我有个不太成熟的构想,现在脑子乱,说不好,等回头我睡醒了细说。”

——————————TBC————————

因为种种状况,本章拖到今天才更新。我知道有人每天都来看有没有更新,让你们久等了,对不起orz

这章之前有个版本,写得非常之不满意,最后几乎全部重来。

其实还是有不满意的地方,比如我还是想在有限的情节里尽可能地塞进干货,科普一点石油知识。但是这个真的是能力问题,臣妾做不到(哇.jpg

水泥浆的情节是我杜撰的,盐碱地专用泥浆是有的,不过实在找不到资料查看细节,只好凭借着初中化学知识编了一点。希望专业大佬看到不要笑太大声= =

从这里开始,故事就向着好的方向发展了。虽然标题叫做苦逼,但是我还是希望他们能走出苦逼的。

还是谢谢大家看文!

对了,之前有姑娘发私信问我石油行业的相关情况。怎么说呢?其实我了解得也就比外行稍微多一点,如果大家有想私下询问的石油行业相关的问题(除了油价会涨还是跌,这个我说了真不算),尽管问我,我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不必要惶恐啦因为写同人不就是图个乐子吗,我又不会吃人……

祝烧烤模式的江浙沪同胞早日降温!(是的就

评论-28 热度-97

评论(28)

热度(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