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同人]石油大学苦逼往事7.B[多人/架空/粮食]

起初魏琛很是愤怒,张口就想挤兑他。可是话在嘴边转了半晌,还是被他咽下去了。

怼赢了又怎么样?真追究起来,这事说到底能算喻文州的错吗?

魏琛一向自诩是个以德服人的人,于是此情此景令他好生为难:拿喻文州出气吧,名不正言不顺;但让他什么都不说,那他辛苦这么些日子折腾考研到底图的啥?不就是为了跟喻文州争这口气吗?

想来想去,他总是在这个困境中打转,找不到出路。最终,他只得随口推脱说有事,不等喻文州回答,就匆匆离开了。

从那之后,魏琛就开始刻意躲着喻文州,意图之明显,搞得整个学院都有传言说他二人一时瑜亮,王不见王,断然不可同室而处。喻文州很是莫名,完全不知道自己到底怎么得罪了他,回想第一次见魏琛时的对话,他感觉不出有什么不妥的地方。他后来试着跟魏琛接触了几次,但是无奈后者只当他是空气,总是装作视而不见。久而久之,喻文州也只得放弃了。

如果不是这次实验的差错,魏琛和喻文州大概也很难再有交集。回想起从长庆招委培生以来发生的事,魏琛几次开了研究生的群找到喻文州的名字,都没下得了决心联系他。他心情很复杂,这事如果放在三年前,保不准他就幸灾乐祸地等着看喻文州出事。但是三年后的现在,当年让他耿耿于怀的往事早就只能回味了,况且让他落井下石地去踩喻文州,将心比心,他虽然猥琐,但是不下作。

现在他能做的,似乎只有直接上报给老师了。但是魏琛就是下不了最后的决心。毕竟现在只有师弟们的一面之词,要是报到老师那里,似乎就坐实了喻文州故意以次充好的事实。魏琛从未想过自己的话竟然能有这么重的分量,可他既不愿意草草下结论,又不想直接跟喻文州问清原委。想了好久,他决定折中一下,找个信得过的人去和喻文州打听到底发生了什么。

正当他在孙哲平、叶修和方锐三个人之间点兵点将的时候,忽然,一个陌生的号码出现在他的手机屏幕上。魏琛还来不及思考,手指已经摁在了接听键上。

电话那头,是个陌生的声音。

“魏师兄,不好意思,突然给您打这个电话。我是喻文州。”

要不是魏琛是个见过大场面的人,他差点就把手机扔了出去。

听着魏琛这头半天没动静,喻文州“喂”了几声,问道:“魏师兄,您听得见吗?”

魏琛一直在听着,只是没想好多年不搭话,这一开口究竟要说什么。喻文州这一问,他才应付一句:“嗯,你说。”

喻文州显然是有备而来,他慢慢地说:“师弟们刚才跟我说过了,高温电阻不合格。我照着购买合同上的电话打到公司去,接电话的人态度很强硬,非说产品符合要求,还挂我电话。我打到工商,工商推给法院,打到法院让我先去做质量检测。我以前没见到过这种情况,所以想问问魏师兄你……”

“不用那么客气,”魏琛突然打断他,“你叫我老魏吧,魏师兄听着别扭。”

喻文州应了一声,过了一会才说:“我想问问,老魏你知不知道这种事要怎么处理。”

魏琛沉默了很久,想的却不是这事的解决办法,而是喻文州这番话的真假。

系里最近在抓科研项目的整体质量,要求产品必须保证质量,至于价钱可以适当让步。魏琛也听说过别的系有人暗中和销售方谈好条件,故意把采购价格报高,再私下和销售方平分差价。他和喻文州打交道并不多,只是听说此人长袖善舞,在同学间风评不错。不过风评毕竟作不得准,收人回扣这种事又不会写在脸上……

“老魏,”喻文州这一声喊得颇有些艰难,“我知道您顾虑什么。我这次跟你联系,也就是想和您说一下,错是我犯的,损失也由我个人承担,不会要系里的钱,这个您不用担心。”

让喻文州说中心事,魏琛这回是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想想刚才自己还在质疑他的人品,魏琛也清楚,这里面多少有他的私心作祟,所以到底有些惭愧起来。没想到这喻文州看着斯斯文文,做事还挺仗义。即便魏琛心里还有芥蒂,此时倒也由衷地佩服他的作为。

魏琛决定帮喻文州一把。

“卖电阻的公司是哪的?山东的吗?”

“不是的,是浙江的一家公司。”

“外地公司有点麻烦啊,”魏琛沉吟片刻,“现在还剩一个电阻没用,回头你到青岛质监局去做产品质量申诉处理。”

“行,大概要多少钱?”

“不用钱,最近质监局行政改制,如果产品确实存在问题,检测费就该卖方给。”魏琛说得很简单。

直到这时,喻文州才松了口气。

“行,麻烦魏……老魏师兄了。”喻文州差点没拗过来这个称呼。

魏琛“嗯”了一声,正准备挂电话,忽然又听见喻文州喊了声:“老魏……”

魏琛心想这人真磨叽,有啥话不能一下说完?他心中不快,口气也有些不耐烦:“干毛?”

喻文州的笑声里有些歉意:“我是真不好意思开这口,不过您手头要是方便,能不能借我点钱周转一下?”

好像怕魏琛不会答应似的,他又赶紧补充道:“您要是不方便就算了,我知道自己开这口挺让您为难。主要是有朋友想买房,把我手头的闲钱都借去了,所以暂时拿不出钱来。不过我这有笔理财年底到底,到时候就能还上……”

魏琛让他又是理财又是闲钱的说得有点晕。他向来今朝有酒今朝醉,工作至今也没存下什么钱来,更不用说理财这么高端的操作了。于是他干脆打断喻文州,问道:“要借多少钱?”

喻文州一愣,犹豫了一下,报给他说:“之前买电阻的钱大概是八千七,我还准备先买高档的国产电阻把实验做上,大概要三千,一共一万一千七吧……”

“急用吗?”魏琛又问。

“应该不太急,本来我就准备跟您通过电话之后去和老师说明情况的,估计下个月之前就行。”

魏琛想了想,拍板说:“别的也没什么要钱的地方了,我借你一万五,下周给你。”

“用不了那么多的,”喻文州很执着,“我算的钱已经有富余了。”

“一万二,不废话。”魏琛果断地说。

喻文州争不过他,只好答应了:“那我打个欠条,您等会在宿舍还是教室?”

“打个屁的欠条。”魏琛嗤之以鼻。

喻文州却坚持不让步:“要打的,亲兄弟还要明算账呢。”

魏琛想这人事儿真多。

“到宿舍吧,”魏琛看看表,“我住503。”

回到宿舍,魏琛欣赏了一眼自己的床铺。从开学用到现在一次没洗过的被子已经有些僵硬,早上被他整个儿推到床角,此刻已经形成了窑洞的造型。想想待会儿若是让喻文州看到自己生活中这种不为人知的景象,魏琛觉得虽然成大事者不拘小节,但是多少有损他勤劳勇敢的形象。于是他爬上床,三下五除二把被子叠好,又把床褥抹得平整了些。

他的心理活动并未公开,不过他的举动已经让同屋的叶修大为吃惊了。

“什么情况?你居然主动收拾床铺?学校又要大检查了?”叶修问道。

魏琛跳下来,得意地拍了拍自己的床:“你懂个屁,这叫展示新时代的学者风貌。”

这句话的槽点实在太多,叶修不想吐了。他转过身去写了两句论文,突然又想起什么,问魏琛说:“哎,上次和小楼谈事儿,你说要弄身西装的,落实了吗?”

魏琛很诧异:“我疯了我费那功夫?老孙后来说了啊,不打赤膊就行。干嘛?你出差要穿啊?”

魏琛和叶修身材相差无几,研一研二时,俩人曾经共同出资买了一套西装,以备不时之需,提前实现了共享经济。可惜研二升研三时他们搬了一次宿舍,那套西装在搬家途中不知所踪。魏琛至今仍然对此感到遗憾。

叶修拿起手机捣鼓了两下,发了条微信给魏琛。

魏琛一看,惊呼道:“哎哟卧槽,这什么黑科技?”

屏幕上是一个电子相簿,十几张结婚照从各种不同的角度跳出来。魏琛认得新郎,是地球物理系的方明华。

“小方可以啊,”魏琛赞叹道,“他老婆真是他们系主任的女儿?”

“甭管这些细节了,他把咱几个全请上了,”叶修看了看刚收到的微信,拿起手机对魏琛晃了晃,“方锐说他要当伴郎,可以把他的西装借我。老魏你赶紧想办法。”

“穿干净点不就行了?放心,我绝对不会光着去的。”魏琛不以为然。

叶修冷笑:“你先看看请柬最后一页吧。”

魏琛觉得叶修的笑容很不同寻常,既冷酷又意味深长。他赶紧翻到请柬最后一看——

出席名单的开头,赫然是几个院系领导的名字。

 

 

——————TBC——————

上次食言了没有补FT

这次依然要鸽FT因为还有一段鸡飞狗跳的方明华婚宴没写orz

第七章拖成了三部分不说,第八章光是细纲就写了5K字。

我本来以为再写三章就能完结的……

感谢大家不嫌弃我拖。如果有什么感兴趣的尽管问,我尽量解答。

给大家比心心❤

评论-16 热度-111

评论(16)

热度(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