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同人]石油大学苦逼往事chapt5A[多人/架空/粮食]

大半天的功夫,井队就拆得只剩几间铁皮房,等着卡车来运走了。叶修站在水汪汪的井场边,看着一地狼藉,忽然有了“逝者如斯夫”的感慨。

这是叶修到井队的第三天。在莫强汇报预算见底,负担不起一天将近两万元的水费之后,局里很快宣布弃井。虽然知道这些都是例行程序,莫强他们早已见怪不怪,但是想想这么多人的努力就这么轻飘飘地化为乌有,想到这次来不知能拿多少报酬,够不够放高利贷给一穷二白的魏琛,叶修真的有点惆怅了。

惆怅归惆怅,该做的工作还是要做好。冯宪君这时候不用跟着干活,叶修可不能跟着耍大牌。尽管天热得令人发指,他还是从空调房出来,到了井场,四下转悠着,看有没有能搭手的活。

莫强正在指挥吊车把抽油杆吊到卡车上。叶修瞅着像是碳纤维的,心想这小井队看着没钱没想到还挺阔的,一口再普通不过的井都用上碳纤维抽油杆了,这玩意儿看着不起眼,一米就要100块钱啊!两千米深的井,光是抽油杆的钱够他们撸多少顿烤腰子啊?

叶修走近看了看,一共两盘碳纤维杆,一盘已经收好,莫强正在指挥工人们把吊钩吊在另一盘抽油杆上。看到叶修过来,莫强交待过大家小心点,颠颠儿地奔叶修这来了。

“叶哥,你们也准备走了吧?”他开门见山地问。

井队收工,现场的禁烟令自然跟着解除了。叶修点点头,点了根烟,冲着卡车扬了扬头,问道:“够奢侈啊,什么井啊,都上碳纤维杆了?”

莫强笑着说:“我们哪有这么大脸?这套本来是给海外的井队用的,结果那边突然打仗,井队直接解散了。领导说设备闲着也是闲着,就让我们先用着,不然太浪费了。”

叶修吐了个烟圈,又问:“效果怎么样?”

“井深上五千米才能看出效果,浅井能看出来个蛋。”莫强嗤笑他。

“别的井呢?别告诉我这是第一次用啊。”

“还真不知道,之前只是听说大庆还是胜利用过,八千米的井省出了六百万的成本,可给他们领导美坏了。”

“真的假的?”叶修也被这数据吓了一跳。

“嗨,你自己去打听呗,不比我这说得更清楚……哟,冯总,您来啦?”莫强话说了一半,就扔下叶修,去和冯宪君打招呼。

冯宪君盯着另一辆卡车上装的一套钻杆,慢悠悠地说:“小莫啊,这套钻杆怎么看着有点眼熟啊?”

莫强的笑容顿时僵在脸上,支吾了半天答不上话来。

冯宪君笑得很和蔼:“之前你们装备处一直从我们那采购钻杆的,怎么今年突然不买了?”

他显然意有所指,莫强的神情也愈发尴尬,干笑着说:“换供货商了吧,说实话,采购的事情我也不太清楚……”

冯宪君点点头:“哦,这样啊。我听说你们油田自己研发出了一种钻杆,和我们有专利的那套设计思路有很多不谋而合的地方,我还想找机会和你们那的研发人员交流一下经验呢。”

这话已经说得再明白不过了,莫强实在没法回答,碍于冯宪君的面子,又不敢轻易开溜,只好一直赔笑。

叶修知道,被莫强的油田侵权山寨产品这事冯宪君惦记了好久,不光是这套钻杆,包括早年各单位知识产权保护意识都还不太强的时候,这个油田就仿制过老冯带头研发的一套气动卡瓦,那可是冯宪君三年的劳动成果,气得他当时在办公室里发了好大一通脾气,并且放话说以后石油大学的创新型产品再也不卖给那家油田。谁想到智者千虑必有一失,新钻杆还是被这家油田变着法子弄到手了。

看莫强尴尬的样子,叶修多少还是有点同情的,况且就算冯宪君这么敲打,一来这事说到底不是莫强的责任,二来就算他想扭转这个局面,以他的身份,也帮不上什么忙。于是叶修打了个岔,装模作样地调出车票的信息,把手机递到冯宪君面前:“冯教授,系里给订好下午的车票了,您看看回头怎么从井场去高铁站。”

冯宪君本来准备了一套说辞要拿莫强好好发作的,被叶修强行打断,让他很不爽。莫强也秒懂叶修是在搭救他,立刻露出一个感激的眼神,慌慌张张地从冯宪君眼皮底下跑开了。

“哼,鸡鸣狗盗之徒,有什么出息。”冯宪君看着莫强离去的背影,愤愤地说。

他又瞪了叶修一眼:“你也是,要你出什么头?近朱者赤近墨者黑的道理不懂吗?”

叶修为难地挠了挠头:“啊?您说莫强?可是刚来的那天你不还跟我说,让我跟他学一学怎么处理井队和群众的关系么……”

眼见冯宪君脸色一变,叶修心道不好,老冯要骂人了。他赶紧转移话题,问道:“对了冯教授,刚看到他们的钻杆想起来,之前系里不是有个划眼钻头的研发项目吗?后来怎么没听说了?”

叶修这话题转得甚是圆滑,冯宪君本来是要批评教育他的,没想到他有这么正经严肃的一问,于是他的思路也被带跑,顺着他的话答道:“哦,那个项目啊,前期研发工作基本上做完了,主要后期的实验阶段不好处理。这种钻头对应的井况特殊,以往合作的几个油田都不愿意承担实验费用,或者要求费用均摊。系里讨论之后,觉得投入大产值小,前景不好,所以暂时搁置了。”

叶修“哦”了一声,望着远处废弃的井眼,陷入沉思。

“怎么了?你有什么想法吗?”冯宪君问他。

叶修摇头叹气:“现在还不敢说。对了教授,系里原先有个政策,就是如果有项目的利润达不到预期,可以由本校的老师或者学生接手,现在还有这政策吗?”

冯宪君“呵呵”一笑:“有是有,但是你自己想想,留到现在的项目有几个是好做的?我可提醒你,没有金刚钻,不要揽瓷器活。”

“道理我都懂,可我不能眼睁睁等着饿死啊,”叶修无奈地说,“您能不能帮忙评估下,项目重启到完成大概要投进去多少钱?”

冯宪君沉默许久,最终还是摇了摇头:“这个真说不好,项目放了快一年,油价跌得厉害,油田未必愿意为了你一个小实验重启一口油井,毕竟现在打的井越多,亏的钱越多。你要是真想接手做这个项目,等回学校,我再帮你问一问吧。”

尽管前景不乐观,但总好过坐以待毙。叶修松了口气,感激地说:“谢谢冯教授。”

 

叶修一推门,正看到魏琛只穿了一条大花裤衩,以座山雕占山为王的姿势,一脚踩在凳子上,端坐在电脑前。他一手夹着烟,一手拿着馒头就咸菜啃得很欢。几天不见,魏琛的气质愈发扑朔迷离,一方面像土匪头子,另一方面像逃难的。见叶修回来,他屁股纹丝不动,干杯似的举了举馒头,字正腔圆地说:“叶修同志,你辛苦了!人民怀念你!”

他这番举动令叶修怀疑,自己不在的这几天,这厮是不是把宿舍改造成猪窝了。保险起见,叶修把自己的行李全部放在门口,只身走进宿舍,左看看,右闻闻。

“卧槽,”魏琛一看就知道他什么意思,立刻跳了起来,“舍管啊你?拉倒吧,老夫把宿舍收拾得可好了,还怕你回来给糟蹋了呢。”

叶修看看他布满烟灰的书桌,无话可说。

魏琛顺着他的目光看了一眼,面子上有点挂不住。但他是谁?他是老魏,不知下限为何物的老魏。

“哎我说你这同志这样就不对了啊,眼光怎么能总是落在别人的缺点上?要看到进步,看到光明,懂不懂?”魏琛理直气壮地拿着烟对他指指点点。

几宿没睡,叶修实在没心思跟他扯皮。眼看宿舍也没乱到他想象中的地步,他就进屋放好行李,二话不说直接爬上床,末了嘱咐魏琛:“帮我看着手机,有认识的人的电话再叫我起来。”

叶修也着实要防着魏琛,把话彻底说清。这厮很皮,之前就干过特缺德的事,在叶修补觉的时候专门叫他起来接诈骗电话。

“把我想成什么人了?”魏琛嗤之以鼻。

叶修没回答,沾到枕头的那一刻,他几乎就昏了过去。这一觉睡得很沉,如果不是那股离奇的臭味,他大概还能睡很久。

说实话,被臭醒的经历,对于叶修来说,还真是第一次。即便是半梦半醒的时候,他的反应也很快,一骨碌就从床上爬起来,眯着眼睛,迷迷糊糊地问道:“老魏,厕所堵了?”

等这阵迷糊劲过了,他才看到魏琛拿着一罐黑黢黢的东西,正往他违规捣鼓来的酒精火锅里倒。听到叶修的话,他长大嘴巴抬起头,神色颇有些尴尬。

 

叶修坐在酒精火锅前,不知是没休息好还是让那玩意儿给臭的,他的太阳穴突突直跳,头也隐隐作痛。

“我真不骗你,没刷鞋,厕所也没堵,不是用虾酱盖掉别的味道。”魏琛还在努力跟他解释。

叶修累到连个屁都懒得跟他放。

“而且一般人我都不拿出来的,好家伙,这可是我方世镜兄弟给我寄的,就这么一罐,吃一点少一点。”

魏琛有个私交甚笃的发小叫方世镜,在海对面的大连攻读经济鱼类养殖专业。叶修知道这人是因为逢年过节他都会给魏琛寄点海货,并且由此,他的形象经过魏琛的艺术加工,早就变成了渔业和水产之神。

“快拉倒吧,骗鬼呢?还不舍得拿出来,一瓶酱到现在就挖了那么一点。”叶修捏着鼻子躲开酒精炉好远。

魏琛显然也被臭得受不了,但是还在勉强支持:“我这是为你好,给你加点营养。你他妈知不知道你睡了多久?肯定是饿着了,营养没跟上。”

“滚,我就是把床睡穿都不值当你拿屎出来坑我,”叶修实在受不了,跑去把窗子全部打开,“说的比唱的好听,真像你说的那么好还能轮到我?肯定老早就被你独吞了。”

被揭穿老底,魏琛脸上也毫无愧疚之色,他还要和叶修胡搅蛮缠,宿舍门忽然“咣”的一声被推开了。方锐探了个头进来,刚要说话,又皱着眉头抽了抽鼻子,立刻倒退出去,大喝一声:“老魏,你洗鞋了?”

魏琛奸笑着,把一个塑料打火机在手里上下翻飞地把玩着:“够胆再说一遍,老夫敬你是条汉子。”

眼看两人摆开架势就要互喷垃圾话,叶修赶紧出言阻止。他半个身子探在窗外,回头对方锐说:“有事说事。”

方锐显然也不想在这里多呆,便言简意赅地说:“手头的活卡了,想让老魏过去帮忙看看。”

叶修还没回答,魏琛一听说找他,抢先说道:“好说好说,我收费很合理的,上门100,到店50。”

方锐愣都没打,直接转向叶修:“老叶你什么价位?”

叶修说:“老魏的基础上打八折。”

方锐听完并没有做出选择,而是满脸鄙夷地痛斥他们:“就知道钱,你们这是被万恶的资本主义毒害了!”

“东西急不急啊?”叶修又问,“很赶的话我这两天肯定做不了,刚跟老冯谈了个事,这两天要抓紧敲定下来。”

方锐没反应,魏琛鸡贼,一听叶修这话,他立刻闻到了钱的气息。不过这回还是方锐先开了口。

“急不急说不准,现在根本不知道怎么回事”他犹犹豫豫地挠挠头,“我教授接了个吊卡设备演示模型的活,我负责线缆的部分。今天跟别人做好的电机一合,发现线缆缠绕的方向和概念图里的整个反过来了。我以为是电机方向不对,但是改了之后还是错的,排查了几处都没找到问题,愁死我了。”

“这还不简单,你把概念图的方向改了不就结了?”魏琛张口就说。

“滚吧,这是给外面的公司做的,概念图几家的大佬早就看过了。你现在说改图就改图,当人家傻啊看不出来?”方锐没好气地说。

“东西在哪?在你宿舍?”叶修问。

“我们系的东西你几时看我带回宿舍做的?”方锐狐疑地看着他,“老叶你不对劲啊,怎么傻得跟老魏似的?”

魏琛上去就要捶他,方锐闪开了。

“吃过晚饭我跟老魏去你实验室看看吧。”叶修低头看看表,已经是晚上7点,不知道食堂还有多少摊位开着。可是一想到吃,锅中的虾酱那诡异的气味又不受控制地钻进他的鼻子里,尽管胃里没什么东西,叶修还是干呕了一声。

“老魏你赶紧把这些收了,”叶修一边拿手在鼻子前拼命扇着,一边对魏琛说,“锅要是有味道就扔了,下次你要吃用你自己的饭盆和筷子吃,别祸祸这口锅。”

明知理亏,魏琛还是嘟囔了一句“事儿妈”。

——————TBC————————

大家好我又回来了。熟悉的配方熟悉的味道,我还是我,属性猥琐的大怂猫(。

首先,一定要说明的:虾酱没有那么可怕!但是第一次吃真的很难接受那个味道!如果有被冒犯的读者我先道歉!我真的不是故意诋毁它!

然后,这篇文里有个情节是叶修想接系里放置的项目,这个是借鉴的国外石油公司的制度,大的石油公司如BP都会出售一些利润没有达到公司预期的油井,我知道的情况是面向内部员工出售。虽然利润对于公司来说不高,但是对于个人来说还是很可观的。当然了大学没有这项政策,这是杜撰。

专利产品被仿制是真事,销售禁令也是有的,直到现在都没有解除。

昨天收拾了一下之前写的部分,有一定改动,回头看看要不要收拾个文档发上来。

祝大家看得开心!

特别感谢 @试音请听到吧 太太的大力支持,专门为我文里的一处小细节认真考据。有了专业人士的协助,妈妈终于不用担心我的脸被打肿啦!(醒醒

评论(17)

热度(1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