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同人]红唇依旧唐昊番外8[架空/粮食/伪科幻]

唐昊写下“从中我也认识到了”几个字之后,又写不动了。

认识到什么?要听党指挥、能打胜仗?可是跟题目压根没关系啊,这要是写出来又该被张新杰说没逻辑了。他颓丧地扔下笔,瘫在桌上不想起来。

唐昊是打心眼里痛恨写报告,在他的观念里,军营里是最应该做实事的地方,眼下还又是战争时期,哪来的闲功夫写报告?他又不指望当伟人,留那么多文字资料干嘛?等人笑话他字难看啊?

况且写党课的报告要求的又不是真情实感,是假大空,是捡根针都能想到雷锋同志的矫情,这是唐昊最不屑的。真要说对党课的想法,他不信有人能像报告里写的那样,洋洋洒洒当场吹出几百字来,有逻辑有文采还不带重样的。

看着空白的稿纸,唐昊心中又郁闷又烦躁。他怎么想也不明白,为啥上党课的时候一句话翻来覆去地讲就叫加深巩固,他反复说明一个论点就叫机械重复凑字数,这不是明摆着的双重标准吗?

想到这个唐昊就来气,他索性把报告丢在一边,打开电脑,想找点乐子散散心。

可是电脑里也没啥好看的,除了各种学习资料就是乱七八糟的文件,唐昊也没整理过,都堆在桌面上,看着愈发心烦。林敬言给的材料他也没看完,下次再见面不知道又要听什么难听话。

妈蛋,真没劲。唐昊无精打采地随手一点,正好点到了《闽江南平反击战总结报告》这份文件上。

虽然也是报告,不过战斗报告他还算感兴趣。尤其是引言里一排数字吸引了他的注意。

“参战飞机共计31架,其中侦察机5架,歼击机12架,轰炸机8架,运输机6架。战后统计,虫群共击落歼击机4架,轰炸机2架。飞行员牺牲5人。我方击落虫群小型母舰13艘,并摆脱中型母舰追击,成功撤退……”

成功撤退当然是套话,本意还是失败了。不过唐昊算了下战损比,不算地面部队的损失,在没有出动机甲的情况下,这个战果绝对可以拿出去吹一辈子了。

唐昊被吸引住了,他把要补交的报告全然抛到脑后,认认真真研读起了那篇总结。

总结不算长,不到半小时,唐昊就看完了。相比生动的影像资料而言,这份平实的文字材料读来更加惊心动魄。那时还没有大队,机甲也尚未投入使用,尽管这场战斗的参战小队只需要摆脱虫群的包围,但是面对数倍于自身的敌军,想要全身而退几乎是不可能的。在战斗中,参战队伍几乎把巷战的思路运用到了极致,无论是迂回通过狭窄的山口,导致虫群的辨别机能错乱,无法对战斗机进行追踪,还是单兵诱敌至包围圈,再群起而攻之。没有任何让人眼花缭乱的操作,也没有顶风冒进的莽撞,就是用他最看不上的打法,避其锋芒,找到机会就反咬,从不恋战,最终以极小的代价顺利完成了任务。

他可以肯定,引导这场战斗走向的人有着相当高的战术素养,不仅想象力丰富,更难得的是制定战术不未逞一时之勇,而是在短时间内迅速准确地判断出敌我双方的优势和劣势,再采用最合适的打法。一份短短的报告,看得他又紧张又激动,简直如同身临其境,亲眼目睹战友们如何用最小牺牲换取最大的战果。

总结的最后是这么一段话:“当下有一种思想,认为在现代战争中,指挥者所要考量的只有战损比,即在兵力既定的情况下,如何最有效地兑子。对这一观点,我一向持保留意见。诚然,参战单位的损耗不可避免,但在对抗虫群的战斗中,以战损比为主要依据制定的战术,在战斗胶着时,因为虫群有着极高的再生速度,所以人类方面必将陷入被动的局面。即便有攻坚力量能够实现突破,想要完全逆转战局,可能性也微乎其微。所以,在现有条件下,如何最大程度地规避不利因素,掌握战斗的主动权,将会是未来战术革新和发展的主要方向。闽江南平反击战是一次探索,也希望我们可以为未来的战争提供更多的可能。”

看完这段话,唐昊眼前一亮,他心里好像点起了一盏灯,映照出隐藏其间的许多想法。一直以来困扰着他的问题突然有了答案,如何突破他现有的水平,朝更高的方向发展。对,他有技术,但是技术并不等于蛮干,等于硬碰硬,非要从正面突破才能体现出来。

想到这里,唐昊的思路又卡壳了。急得他一下子站起来,不停地在房间里来回走动。他非常明白那个意思,可是他说不好。长久以来,他把自己局限在了正面攻坚这一个位置上,也因为不想放弃现有的优势而不愿改变。但是改变并不等于放弃,只要方法和方向对了,相当于歼击机上装了机炮,是1+1>2的提升啊!

想通了这一点,唐昊高兴坏了,下笔如神,很快搞定了学习报告。写完最后一个字,他甚至没有再检查一遍,带上报告就直奔张新杰办公室去了。

看到唐昊,张新杰也很意外。他当然知道唐昊上一份报告很可能不是他自己写的的,只是没有当面点破。眼下才过了三天,唐昊就写了份新的出来了,这不禁让张新杰怀疑,他是不是又找了代笔。

怀疑归怀疑,没有确凿的证据,张新杰也不会追究。接过报告看了两段,他就可以肯定了,这篇一定是唐昊的手笔,因为全篇散发着一种他独有的喜大普奔的情绪。《自信自强,更进一步》的题目下,内容朴实得有如大纲,能用两句话说明的问题绝不说第三句,深刻程度简直能赶上自我批评。

张新杰是强忍笑意看完的。他把文件放在桌上,沉吟许久,搞得唐昊很是不安,以为又有什么大问题了。

“总体来说不错,”张新杰评价道,“如果上一篇不及格,这一篇我可以给你75分。”

听到这个分数,唐昊总算松了一口气。

“首先,你自己也应该能感觉到,态度变了,这是你真正从实际出发想到的问题,所以言之有物,很踏实,”张新杰指着第一段说道,“其次,你想得很好,改变打法并非自我否定,能发现问题并且设法解决问题,在重要环节上有思考有取舍,这本身就是一种进步。”

突如其来的夸奖让唐昊有些不知所措,他抓了抓脑袋,好容易憋出一句:“谢谢首长。”

“你还是叫我教官吧,我是就事论事,不是吹嘘,”张新杰继续说,“况且我还没说完,缺点还是存在的,文章的标题讲的是进步,但是从开头到结尾,重点并不在进步上,你自己有没有发现这个问题?”

唐昊摇摇头。

张新杰沉默了一会。

“其实写报告和制定战术一样,内在都强调逻辑性。哪怕只派出一架战机,为什么是这个机型,怎么决定挂弹量,飞行路线是什么,这都需要数据的支撑,不是凭感觉就能决定的。”

一听张新杰开始讲道理,唐昊就头大,但是他还不得不接着听。

“知不知道闽江南平反击战是谁指挥的?”张新杰突然问道。

“啊?我不知道啊。”唐昊一脸茫然。

张新杰直截了当地告诉他:“是叶修。”

唐昊的心顿时凉了半截儿。说实话,大队里的牛人多的是,叶修绝对是其中之一,唐昊也知道他战绩过人,只是这人看起来是个作风懒散的主儿,加上他出名的几场战斗都不算是硬仗,唐昊心里有点看不上他。他还是比较崇拜孙哲平这种技术过硬、个性生猛的类型。

“你不要不服气,以你目前的水平,很难全面客观地评价他。”张新杰平静地说。

唐昊知道他没瞎说,张新杰从来不乱说话,就他现在的水准,跟叶修比确实不够看的。但是他还年轻啊,有了这个本钱,他完全相信自己将来可以超越前人,比他们都牛逼。

“对了,大队最近在搞一个优秀学习报告的评比,你这篇写得不错,如果想参加的话,我可以推荐你。怎么样,有兴趣吗?”

唐昊不假思索地拒了:“谢谢教官,参加比赛什么的还是免了,我不是这块料。”

张新杰不置可否地笑了一下。

“你这话说的,跟你文章的标题可不相符啊,”他在报告上写了几个字,顺手放在需要批改的文件架上,“学着打仗是自强,学着写文章也是自强,不要放弃任何一个提升自我的机会才是你应该有的表现,更不能画地为牢,还没做呢就先认定自己不行,不然谈什么自信?”

简单一句话就换回来这么一通说教,唐昊好不容易高涨起来的情绪顿时被扑灭了。

张新杰看了看表。

“就这样吧,马上是体能训练。这周的党课,我希望你能继续保持。”

稀里糊涂地出了张新杰办公室,唐昊这才反应过来:我去,张新杰刚才那是……表扬我吧?

 

运输机颠簸得厉害,唐昊半曲着身子,靠着坚硬冰冷的机舱,本来迷迷糊糊的,硬是被颠清醒了。而他身边,一中队的方锐,此时正睡得东倒西歪,口水都快流下来了。马上就要上战场了还能睡成这样,唐昊不知是该羡慕还是该鄙视他。

唐昊是作为候补队员跟随一中队前往南海战场支援的,很幸运也很不幸地,要听从叶修的指挥。出发前叶修专门找到他,告诉他,这次能参加作战,完全是林敬言力排众议努力帮他争取来的,希望他能珍惜这个机会,打出水平。

叶修讲得很简单,唐昊心里却忍不住犯嘀咕。说好听了是林敬言帮他争取机会,说白了不就是开后门?就这还指望他感恩戴德?快拉倒吧。还有,为毛不说别人,单独跟他谈话,还不是用过去的眼光看待他,怕他又搞个人主义那一套?唐昊有点不高兴,但是错误确实是他犯下的,作为指挥者,叶修小心一点也情有可原。

唐昊强打精神,伸了个懒腰,四处看了看。一中队大部分队员在睡觉,唯独叶修还拿着光感地图聚精会神地看着,不时在屏幕上做上标记。

虽说看不上叶修的战术风格,但唐昊还是很佩服他的本事的。这次支援南海战区,由一中队充当先锋,不仅要分析当前战况,摸清敌我的优势和劣势,还要考察地形、气候和环境等一系列条件,由此决定最适合的作战方式。这些知识唐昊都学过,但也仅限于学过,要是让他现在就实践,他肯定做不到。

张新杰说得对,不要总把自己和上级放到对立面上。而且眼下这状况,以他对叶修的了解,比起害他,恐怕叶修更乐于见到他活着吧。

怎么说也还是活着好,虽然机舱壁硌得他的背生疼,换了几个姿势都还难受。运输机在慢慢下降,从窗口已经能看到海岸线模糊的影子。唐昊长出了口气,活动了一下身体,振奋精神,准备以最好的状态投入到战斗中去。

徐闻的战时基地是南海舰队搭建的,虽然不算大,好在该有的东西都有。一夜几乎没曾合眼,叶修显然有些疲惫。一中队的队员到了基地后,和驻扎在那里的南海舰队人员大眼瞪小眼,不知道该说啥。而负责做介绍的叶修,在基地外猛抽完了三根烟后,才回到基地里。

其实也没什么好介绍的,时间紧,任务重,两边管事的打了招呼,叶修就让一中队的人先去休息,而他去听舰队在徐闻基地的负责人介绍虫群的兵力分布。睡意过了,唐昊这时反倒有了精神,就干脆蹭在叶修旁边听介绍。叶修没管他,详细问过情况后,他对着地图,陷入了沉思。

唐昊也在思考。以目前的兵力,想要击退徐闻的虫群并不难,问题是这次作战要全面击退盘踞南海海域的虫群,一中队是先头部队,不仅要负责侦查,还要为随后即将到来的五中队和六中队打开局面。飞机落点少,海上气候多变,菲律宾那边也不愿配合,想打下来,最稳妥的办法应该是从徐闻这里压过去吧……

“叶队在吧?”

唐昊的思路被打断了。他循着声音传来的方向回头看去,来人眼熟,但他想不起来是谁。

叶修已经迎了过去。

“季冷?找我啊?”

叶修这一说,唐昊才想起来,这个季冷是地勤的,以前他去孙哲平那蹭饭的时候跟他见过。

“嗯,小事。附近山里刚转移出来最后一批居民,要往安置点送。地勤人手有点不够了,我寻思从你这要一个,”季冷探头四处看了看,“开战术讨论会呢?”

叶修点点头,掏出烟征询地看了看他。季冷拒绝了。

“你这要是不方便……”季冷看出叶修有点犹豫。

“刚让他们去休息了,你等下,我去叫个人来。”叶修说着,就要往外走。

“叶队,”唐昊出声喊住他,“我去吧。”

叶修停下脚步,回头看了看他。

“以前跑过转移护送吗?”

唐昊还没回答,季冷一巴掌拍过来了。

“就小唐呗,”他满不在乎地说,“这我熟人,孙哲平老带去地勤晃的。”

“你这……”叶修话说了一半,看看唐昊,没继续说,而是问道,“真不要我再派个人跟过去了?”

“不用,”季冷大大咧咧地说,“我们一装甲车去的,再多人坐不下了。真没事,来回就一小时,快得很。”

“没事的叶队,让我去吧,”唐昊也帮季冷说话,“我是候补队员,比一中队的人更适合做这个事情。”

说实话,唐昊争抢这个差事是有赌气的成分在里面的。他自认为技术不输给一中队任何一名队员,但是碍于一等兵的身份,只能当候补。所以叶修看过来的时候,他立刻感到自己的心事被看穿了,有些不自在。

好在叶修也没多说了什么,想想觉得他说得也在理,就同意了。

“你去也行,不过地面作战你经验有限得很,千万不能上头,”叶修叮嘱他,“季冷你也小心点,如果遇到的虫子太多就赶紧想办法跑,不差你们挠那一下两下,优先保证队员的人身安全。”

季冷拍拍胸脯:“放心,有数。”

 

季冷和车里其他人有说有笑,唐昊全没听进去。他知道自己有点神经质,可是就忍不住想去看瞭望镜,看看附近有没有虫群的威胁。

“你说是吧,小唐?”忽然有人叫他。

唐昊茫然地转过头:“啊?怎么了?”

车厢里爆发出一阵哄笑:“卧槽,老孙这兄弟是把魂吓飞了?”

唐昊摸不着头脑,不知道他们在笑什么。季冷安慰地拍拍他的肩膀,硬是把他换到靠门的座位,不让他碰瞭望镜。

“嘘死你了,”季冷笑着说,“怕毛啊,沿途都有雷达,真有虫群来了会知道的。而且前面就是安置点了。”

唐昊看了看表,这才发觉距离出发已经过去了四十分钟。

“安置点这么近啊?”

“不是安置点近,是南海舰队来不及张罗,就近从安置点跟前造了基地。”

话音刚落,车子慢慢停了下来。唐昊没和季冷多说,跳下车,直奔安置点前查看情况。好在一切顺利,很快,护送的居民就全部转移完了。唐昊松了口气,向叶修汇报任务完成,准备返回。

“还带家伙了?”季冷拍拍他的背包,旁边绑着一杆突击步枪。

“带习惯了,而且有备无患嘛。”唐昊被他笑得有点不好意思,觉得自己可能真的太谨慎了。

“好习惯,地勤就缺你这种有危机意识的人,要不回我跟领导申请一下,把你调地勤来。”季冷逗他。

而唐昊没听出这是个玩笑话,赶忙摆手:“不用,真不用,我辅助科目的考试没及格过。”

季冷鄙夷地看他一眼:“德性,我还不惜的让你来呢,怕得跟啥似的。”

唐昊不知该怎么回答,只得干笑一下,随后靠在车上,闭目养神。可是刚合眼没多久,车忽然一个急刹停下了。唐昊没有防备,差点一头撞在对面的人怀里。

“操,”季冷骂了一声,拍拍车厢和驾驶座之间的隔板,“搞毛呢?”

仿佛是回应他的问题,车内突然响起了雷达的警报声。车的后方大约一公里处发现了钻地虫的踪迹。

车里的气氛瞬间紧张了起来。行进的速度放慢了,光学地图传回来的画面投映在乌黑的车厢壁上,看得不是很清楚,不过也没时间计较这些细节了。季冷和另一个年纪大些的队员商量回去的路线,有人拿出武器分发,唐昊掏出通讯器,切到队内频道,直接说:“叶队,我是唐昊,我们遇上虫群了。”

叶修很快回复:“数量多少?”

唐昊回头看了看地图,车厢壁的显影质量真不咋地,看得他眼疼。

还没回话,季冷戳了戳他。

“这点小事,没必要惊动他们吧?”他冲通讯器努努嘴。

“还真得让中队的人来支援,有三个方向都发现了不同的异虫,跳虫和王虫都有,靠我们几个打不了,跑也够呛。”有人告诉他。

季冷摇头叹了口气。

“唉,”他忧伤地看了唐昊一点,“姓唐的人是不是比较招虫子啊?”

唐昊真服他了,这节骨眼儿上还有心情开玩笑。

通讯器里,叶修催他:“唐昊,你那现在什么情况?”

“三个方向发现异虫,”唐昊赶紧先回了一句,又大致估计了一下数量,“车子前进的五点和七点方向有跳虫,三十只左右,另外有少量刺蛇和眼虫。”

“前方呢?”

“暂时没有发现异虫。”

“收到。全员按既定路线返回,不要停留。”叶修说。

“叶队,”唐昊犹豫了一下,“我们身后那些异虫,好像是奔着安置点去的。”

车里安静了一瞬间,季冷赶紧拍了拍隔板:“老周,停一停,有情况。”

车子应声停了下来,叶修也一直不回话。

“这是我的判断,不一定是正确的,”唐昊补充道,“但是异虫走在前面的是侦查型的眼虫,构成也不像是战斗式的……”

“你觉得地勤小队有能力解决?可是不要忘了,你们一共只有八个人,正面碰上虫群,几乎没有赢面。”叶修提醒他。

“我知道,但是与其等异虫先攻击安置点让我们陷入被动,不如由我们主动出击,至少引开他们,这个我们还是能做到的。”

叶修想了想,答应了。

“安置点附近地形比较复杂,我在作战地图上标了几个点,都很隐蔽,要是被反咬上了,可以作为藏匿点,”叶修说,“一边打一边走,不要恋战。异虫数量不多,但是打你们还是足够的。还有,唐昊,你跟着地勤的人走,不要擅自行动。”

“是!”

唐昊本来寻思自己是这几个人当中最能打的,还想着如果队友们扛不住了自己得有点挑大梁的觉悟,没想到让叶修一句话给摁下去了。也是,地勤不比参战中队,没那么能打,万一自己再有状况,不说诱敌,回去都难。

得到叶修的指示,小队已经选定了路线,飞快地向回开去。季冷操控瞭望镜,不断汇报前方情况。唐昊蒙对了,那些异虫就是冲着安置点去的,尽管附近有层层伪装,但眼虫还是排除了干扰,带着虫群越走越近。

“异虫已经在机枪的射程内了,”季冷下了瞭望镜,环视一圈,“打不打?”

“有多少弹药?”唐昊问。

季冷从角落里拎出个弹药箱。“就这些。”他拍了拍箱子。

唐昊摇摇头:“少了点,够呛能打掉。”

这时,他的通讯器又响了。

“叶修呼叫唐昊。”

“请讲。”

“作战时间可能要提前,我刚和总部提交了申请,正在等批复,”叶修飞快地说,“你们那稳着打,不要贪。我已经安排了战斗机和运输机前去支援你们,保持联络。”

“收到。”

有了主力的支援,小队总算松了口气。而此时,异虫部队已经到达安置点上方,开始发动试探性攻击。

季冷正要打开车顶门,让唐昊拉了回来。

“用重机枪浪费了,我来吧,车正常开,不用管我。”他跳上车顶,架好步枪,瞄准最前方的一只眼虫,扣动了扳机。

一声沉闷的枪响,那只眼虫应声炸裂开,惊得周围的虫群骚动起来。

一击得手,唐昊立刻跳回车厢,拍拍隔板,对驾驶员说:“走,走。”

可是他的设想落空了。虫群并未如他所愿跟过来,它们只乱了片刻,便丢下那只眼虫的尸体,继续向着地下的安置点行进。

唐昊心里一惊,按照他的经验,在侦查型异虫死亡后,其后的异虫多少都会受到影响,要么阵型被打乱,异虫四处游走;要么警觉起来,在原地停留一段时间,没有异动了才会继续行动。像这样处变不惊的情况,他也是第一次见。唐昊的心里有不好的预感,虫群的判断显得它们这次是带了脑子出来的,而这就意味着……

“怎么了?什么情况?”看到唐昊神色凝重,季冷凑过来问道。

唐昊顾不上回话,他调出光感地图,迅速切到虫群的画面,放大,再放大,这才看清了被一群异虫围在中心的虫后。

操,唐昊心里暗骂了一声,冷汗也下来了。

情况很糟糕,地勤小队的战斗力本来就不强,何况对面还有只智慧型的虫后。打是肯定打不过的,虫群攻击的又是居民安置点,又不能不管。唐昊心里焦躁,不知该如何应对。

季冷见他半天不说话,凑到他跟前看了一眼图像,也倒抽一口冷气。

“卧槽,这是中大奖了。”他喃喃地说。

唐昊还在想对策,季冷不敢耽误,直接向叶修汇报:“叶队,异虫里有一只虫后。”

“安置点情况怎样?”叶修直接问。

“不乐观。地勤小队请求行动。”

叶修沉默。

“老叶,我知道你怕什么,”季冷的口气突然松快下来,“上了战场就是把脑袋拴裤腰上了,生死有命富贵在天,别想那么多。还有,别拿地勤不当战斗力,挠两下也是打啊。”

“那成,批准行动。不过还是小心为上,安置点的防线能顶一时,支援的战机也快到了,不要冒进。”

“收到。”

结束通话,小队在一起讨论战术。季冷的意见是凑近一点,打多少是多少。大家基本同意,只有唐昊觉得以现有的弹药量,这么打有点莽了,一旦没了威慑,异虫撵上来,那可不是一般地被动。

算了算了,唐昊又安慰自己,没准脸好,异虫数量也不算多,真就让他们一波干掉了呢?其实他知道这话也就骗骗自己,但是地勤的人斗志昂扬,贸然泼人冷水也不太好。唐昊想了想,还是没说心里话。头一次地,他从局外人的角度去看这种爆发式的作战方法,终于觉察到以前不曾注意到的不妥之处了。

小队的热情格外高涨,季冷跃跃欲试,说:“养兵千日,用兵一时。老子操练了那么久的枪,等的就是这一天。”他特地让驾驶员把车开到一个很隐蔽的位置,对着虫群就是一通扫射。

唐昊一直盯着光感地图,季冷并非吹嘘,他的准头不错,打出去的子弹没有浪费的,把虫群撕开了一个小豁口。但是很快就弥合了,唐昊甚至没看见虫后的踪迹。

季冷显然也注意到了这一点。装甲车向下一个藏身地点开了过去,他关上车门,退了回来。

“搞不定。”季冷摇摇头,神色犯难。

“还是得先拿下虫后,不然是没法打。”唐昊说。

季冷又在车里搜罗了一番,叹了口气:“蛋疼,没有重火力,机枪实在压不住,突不过去啊,早知道带火箭筒出来了。”

唐昊沉默着,他的心里有一个大胆的想法。

“老季,我……”

“想都别想,”还没等他说法,季冷就回绝了,“我知道你要说啥,是不是准备你自己摸过去把虫后干掉?”

“这个战术可行啊,”唐昊着急地辩解,“你看,不管我们怎么打,虫群都不理会我们,说明虫后得到的命令就是攻击安置点,所以我过去没你想象的那么危险。要不然只能在这干等,不是办法。”

季冷知道他说得不错,但还是没有松口:“人是我跟叶队要来的,要是折在我手里,我跟他没法交待。”

“我不会有事的,”唐昊坚定地说,“更难的状况我都经历过。”

季冷被他说得有点动心,但还是下不了决心。正在这时,有人惊呼:“操!安置点第一道防线破了!”

唐昊和季冷都吓了一跳,赶忙一起凑到地图前。果然,暴露在地面上的第一道门已经被蚀穿,异虫纷纷从洞口钻入,开始攻击第二道防线。

季冷看了看唐昊,犹豫着说什么。唐昊却管不了那么多,他低头检查了一下作战的装备,挎上枪就要打开车门。

“哎!”季冷一把拉住他,“你先别跑!”

唐昊回头等他往下说。

季冷脑子也有点乱,想了一会才说:“别直接冲过去,绕着点跑,我给你火力压制!”

唐昊没说话,点点头,拉开车门,跳了下去。

空气里是一股混着腐虫的酸液和泥土味的诡异的味道,唐昊深吸一口气,感觉这氛围熟悉又陌生。上一次参加地面作战好像是很久之前的事了,但此时他也没空多想,拎着步枪,猫着腰,小跑着接近虫群。

能看清最后一只跳虫的时候,他伏下身,架好步枪,瞄准那只跳虫射击。跳虫应声而倒,而虫群却不为所动,继续破坏安置点的防线。

这下唐昊更加肯定了自己的观点,虫群的目标果然是安置点,除此之外,它们对外界的变化并不关心。

“唐昊呼叫季冷,一分钟后我向异虫的方向突进,请求火力压制。”

“收到。”

唐昊弓着身子,一边观察敌情,一边在心中默数。他有意放慢呼吸,不让自己绷得太紧,以免影响射击的准确度。

这简直是他生命中最漫长的一分钟。当季冷的机枪声响起时,他一跃而起,猎豹般向着虫群冲了过去!

耳边是风声,急促的呼吸声,心跳声,除此之外,世界是安静的。唐昊狂奔着,他的脑海中只有一个念头:找到虫后,消灭它!

季冷暂停片刻,飞扬的烟尘后,唐昊已经看见了数只跳虫的身形。急停,举枪,射击,他一气呵成,在跳虫围攻过来之前消灭了它们。

他不敢得意,肉眼所能看到的异虫数量有些超过他的心理预期。这时,他一眼看到躲在一只刺蛇身后的虫后,正要开枪,通讯频道里,季冷忽然大吼起来:“唐昊,往回跑,快点!”

唐昊吓了一跳,立刻背上枪往回跑去,一边跑,一边回头看看究竟发生了什么。就在他刚才站着的地方,几只坑道虫钻了出来,没有找到攻击的目标,又钻回地下。

要是季冷晚了几秒钟,他现在可能就是一具尸体了。可即便这么想,唐昊还是没有害怕。跑开一段距离之后,他停下脚步,回转身,仍旧向异虫的方向张望着。

“唐昊,快点回来,”季冷着急地说,“这打法太冒险了,不行。”

“可是虫群快要突破第二道防线了,我们得搏一把。”

“那也不能让你一个人去拼,我们干嘛?给你加油啊?”季冷没好气地说。

唐昊为难地说:“我当然不是这个意思……”

季冷不由分说打断了他:“少废话,现在我们去找你,上车之后再商量。”

放下通讯器,唐昊看着正换换驶来的装甲车。突然,他下定决心,再一次向安置点冲了过去。

“卧槽,”季冷惊呆了,“疯了吧你!回来!”

“你们朝另一个方向走,帮我引开点异虫,”唐昊飞快地说,“我看到虫后了,有机会!”

“你他妈有种!”季冷愤愤地骂道。

其实唐昊没说实话,他跟丢了虫后,现在根本不知道他躲在哪,可是他还想再冒一次险。他转头一看,装甲车已经照他说的,朝另一个方向开过去了。唐昊不敢停留,有坑道虫的威胁,任何停顿都可能是致命的。

季冷也是豁出去了,机枪的子弹像水一样倾泻着,笼罩在虫群上方,虫群终于有所松动,最外围的十几只跳虫和刺蛇脱离了群体,追着装甲车去了。装甲车不敢正面迎战,转了个急弯,绕着圈和它们周旋。

趁着虫群的注意力都被装甲车吸引过去的时候,唐昊也跑到了理想的射击点。可虫后躲得很深,他看不见。而他能看见的,是数十只坑道虫正试图绕过防线,为虫群开辟新的通路。

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唐昊反倒冷静下来了。他的眼光似乎绕过眼前密密麻麻的异虫,直接看到了藏在最中心的虫后。总有办法,一定能把它引诱出来。

他的脑子转得飞快,虽然有虫后发号施令,但是别的异虫没那个脑子,而且它们判定攻击的目标主要依靠距离,如果他离得够近……

来不及细想,唐昊大胆地快速向虫群接近了。他不能肯定这个方法是否一定奏效,但这也是他最后的机会。

通讯频道里,季冷大声喊着:“唐昊,你他妈不要命啦?回来,快回来?!”

听见了人声,虫群迅速警觉起来,马上发现了唐昊。它们先是一顿,继而潮水似的向他涌来。

就在这一瞬间,唐昊看见了虫后的影子。他放慢速度,举起枪,毫不犹豫地向那里射击。眨眼的功夫,却像电影的慢镜头一样长,他几乎可以确信,自己看见那枚子弹向着虫后飞去。

随着一声凄厉的嘶鸣,虫后的身体被子弹射穿。

失去了虫后的虫群立刻四散逃了开去,有几只追上了唐昊,被他射杀。他边打边跑,心跳得像是要从喉咙里飞出来一样。

“唐昊,你他妈牛逼了啊!”

唐昊的心狂跳不止,他气喘吁吁地问道:“虫后死了?确定吗?”

“确定,你往右前方跑,我们会去接应你。”

很快,装甲车便碾着异虫的尸体追上了他。车门打开,地勤的人一把把他揣回车里。直到车门关死,唐昊才终于放下心来,一下瘫倒在车里。贴身的衣服已经汗得湿透,粘在身上,难受极了。

可是有什么关系呢?他顺利完成任务了,这可是个几乎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啊!

唐昊“嘿”地笑了一声,觉得自己真是好样的。

车外,他听见飞机发动机的声音,一中队的支援到了。

——————TBC——————

终于快要完结啦!!!!你们快来懂懂我喜悦的心情!!!

(其实还有石油大学苦逼往事要填但是管他呢!先high再说!)

终于让小糖糕耍了次帅了!但是回去还是要被念个人英雄主义的!是的就是这么偏心!

这次更新拖的时间有点长,所以量很大。本来想一次写完,结果还是留了个小尾巴。

谢谢大家看到现在!

评论(16)

热度(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