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同人]红唇依旧唐昊番外6[架空/粮食/伪科幻]

林敬言的车开得就跟他的人表面上看起来一样温吞,唐昊把车窗开到最大了都没吹到什么风,这让他的内心更加烦躁了。

看到林敬言从指挥中心出来朝他这跑的时候,唐昊心里就有不祥的预感,但最让他沮丧的还是孙哲平都懒得搭理他。有了问题是可以靠沟通解决,问题是现在他连沟通的机会都没有。

唐昊不知道孙哲平到底和林敬言说了什么,无所谓,说不说都一样,他就不信林敬言在听了孙哲平的话之后对他的态度能有180°的转变,用春天般温暖的态度对待他。而且林敬言春天般的态度,那得多可怕啊!

尽管又是一宿没睡,跟林敬言单独相处的时候唐昊就会特别戒备。倒是林敬言神色如常,看不出想法。唐昊想从他那问问孙哲平到底什么态度,又怕自己出言不慎又给他逮着把柄,变着法子玩他。

妈蛋,这些做文职的就是心脏。唐昊心里暗暗唾弃着。

就这么着到了基地,林敬言把唐昊送到宿舍楼前,正准备走,唐昊忽然开口了。

“林少校,”他别别扭扭地说,“孙队跟你说什么了?”

林敬言很莫名:“什么说什么?”

哎我去,这老狐狸精还跟我装聊斋?我跟孙队都那样了,他能看不出来?唐昊腹诽。

“你有事找他?刚才在指挥中心怎么不说?”林敬言也很奇怪。

唐昊绷着脸不说话。跟孙哲平闹了不痛快的事是他的私事,跟林敬言无关,不能让别人知道。

见唐昊一直不吭声,林敬言也没追问,淡淡地说:“你有事还是当面问他去吧,我也没有帮你传话的义务。”说完一踩油门,车“轰”地一下开了出去,差点把唐昊带翻。

“靠,老油条成精!”唐昊对着车子离去的方向愤愤地骂道。

 

赵禹哲的处分结果下来了,大队内口头批评一次,不记入档案。从广州军区的先进代表沦落到被批评教育的地步,这让他垂头丧气了好几天。有几次唐昊和他打了照面,他都像地下革命工作者一样,偷偷摸摸对唐昊表示感谢。可是唐昊总觉得自己也没帮上什么忙,被他这么一搞,反倒有些愧疚起来。

本以为在赵禹哲之后,大队要拿自己开刀,不说处分,好歹也得被敲打敲打,唐昊暗地里可是憋了一口气,寻思着这回不管是谁来给我上课,我得把我的想法说明白了。可是左等右等,这一刀始终没落在他脖子上。

虽然纳闷,但是既然这事就这么过去了,唐昊也乐得当做无事发生过。不管怎样,日子总得继续过。这天又到了每周和林敬言面谈接受指导的时间,二郎山一战之后,唐昊还是有进步的,至少现在他会带着本子和笔过去了。相比大队那些不知悔改的愣头青,唐昊这简直是天翻地覆的变化啊!

不过究其根本,唐昊的变化仍旧停留在了表面。虽然摆出了三好学生的架势,真到了谈话的时候,该走神他照样走神。林敬言讲了个登陆,他就从二战时诺曼底登陆一直联想到了此前欧洲的高加索防御战,直到听见“啪”的一声响,他才回过神来。

破天荒头一遭,林敬言对他拍了桌子。

唐昊有点懵,说实话,在他心里,林敬言的形象一向是笑里藏刀,从来不刚正面。能看得出动了怒的,这还真是第一次。

林敬言冷冷地看着他,不说话。

这次确实错在自己,可要为这事道歉吧,说重了他觉得犯不着,说轻了好像交待不过去。唐昊憋了半天,终于憋出一句:“林少校,我刚听漏了。”

林敬言把笔放在桌上,抄着手,似笑非笑地问他:“唐昊同志,为了这个指导课,我每周至少要花三个小时准备,在你看来,这点劳动可有可无是吧?”

唐昊心想,哦,原来你知道啊?不过这话总不能当着林敬言的面讲,为了避免自己的心口不一被看穿,唐昊低下头,表现得似乎已经在深刻反省了。

“这就咱们两个人,你也不用再装样子,”林敬言干脆把材料全部收起来,“这么说吧,每周和你面谈,这是我的工作,也是你的任务。我希望你配合一点,别把别的什么乱七八糟的情绪都带过来,你自己的时间怎么耽误我不管,但是请你有点一等兵的自觉,不要给上级添麻烦。”

靠,你牛逼,我不过走了个神,你连上下级关系都扯出来了。唐昊翻了个白眼,不搭理他。

“要是你一直用这种态度来学习,我也会跟上面反映一下,你以后就不用来了。”林敬言平静地说。

一听说不用来听他啰嗦了,唐昊眼前一亮,“唰”地抬起头,直直地盯着林敬言。但是看到后者那熟悉的留了一手的笑容时,他就知道,自己又中计了。

果然,林敬言笑眯眯地说:“说实话,大队里的传言我有耳闻,说我能力不行了,一级士官被我带得降级成了一等兵。我还愁呢,给我根烂木头非让我做一架飞机出来,这不是摆明了要为难我吗?”

好嘛,又开始损人不带脏字了。经过多次磨炼后,唐昊也练出了自我调节的本事,不断告诫自己,平常心平常心,就当是被蚊子叮了一口。

沉默啊,沉默啊。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灭亡。

林敬言没再跟唐昊多说什么。他翻了翻笔记本,打了个内线电话,听着是约了田森,要送个什么材料,八成俩人又要搞什么套路虐新兵了,唐昊在心里默默为这些苦逼的后辈们点了个蜡。挂了电话,林敬言找到新兵的资料册,径直往门外走去。

唐昊一脸懵逼,站起来跟着他就往外走。林敬言却停下来,奇怪地回头看他,又看看表。

“还没到点呢,你有什么急事,现在就要走?”林敬言问唐昊。

“啊?”唐昊一时没回过神,“面谈不是没结束吗?”

“与其跟我在这耗时间,不如找点别的事做,提升自我,”林敬言拍拍唐昊的肩膀,鼓励他说,“你底子很好,放我这太耽误你了,还是自己摸索更适合你。”

“可……可是文件上说指导期有一年啊!”唐昊一着急,都结巴上了。

“他们决定时间,我决定形式和内容。不要小看自学,沉下心来一样能学到很多东西。”林敬言耐心地跟他解释。

虽然暂时找不到反驳林敬言的理由,但是唐昊心里始终感觉哪里不对。

林敬言又看看表,客客气气地对他说:“我办公室你先用着,等会我回来,你给我讲讲你学到了什么,今天就算过了。老田那催我,我先过去一趟。”

唐昊没辙,只能闪身过来,让他走了。回到屋里再琢磨这事,唐昊心里不住地犯嘀咕。

要说收拾人的手段,唐昊心里还真挺佩服老林的。如此这般以退为进,倒搞得他有点不是滋味了。可是他有什么好愧疚的?面谈难道不是个有来有往的事?不错,当年自己是犯过错误,但是时过境迁,他已经不再是过去的那个容易冲动的唐昊了,林敬言怎么还用过去的眼光看他?到底懂不懂怎么发展地看待问题?

唐昊想想有点来气,于是也不像先前那样拘束了。在办公室里活动了一下手脚,他慢慢地走到林敬言的书柜前,想看看这老油条平时都看些啥,是不是《厚黑学》这种不教人好的书。

林敬言的书柜收拾得很干净,三层书柜中分门别类摆放着各种军事类学术材料和经典战例,靠边的一排还有几本厚厚的英文工具书,看起来有些年头了。不过最让唐昊好奇的还是第二层中间一本《焦土战中的纵深战术理论与实践》,那是所有书里面看起来最新的一本。

唐昊一抽出这本书就后悔了。

封面上明白地写着:林敬言著。

书柜里的书挺多,唐昊抽出这本后,旁边的书倒了下来,再想把这本书放回去有点难。他费了好大力气,才塞回去一个角。这时,门突然打开,林敬言回来了。

唐昊下意识地伸手去挡书的封面,可惜还是晚了一步。林敬言讳莫如深地一笑,问他说:“你对焦土战有兴趣啊?”

这问题唐昊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只好装出一副没听懂的样子。他几乎是下意识地想,要是林敬言问我为啥找到这本,我就说我想给他收拾书柜。

好在林敬言也没追究。他示意唐昊坐下,又问道:“想到自学的方向了吗?”

唐昊沉默片刻,黑着脸摇了摇头。

仿佛是意料之中的,林敬言点点头:“这么点时间,要决定这么重要的问题,是仓促了点。”

废话。唐昊心里说。

“这样,正好我最近要给新兵复盘那个演习,就是老孙喊你过去的那次。演习任务你都知道吧?怎么样,你有没有什么战术构想?”

终于问到一个能答得上的问题了,唐昊胸有成竹,稍微整理了一下语言,就把自己当时的想法讲了一遍,包括如何集结兵力,如何应对敌人的埋伏和夹击,怎么利用有限的兵力分化敌人,再消灭它们的有生力量。他说得很畅快,也对自己的设想很是满意。

但林敬言显然不这么认为。听唐昊说完,他不置可否地笑了笑,说:“唐昊啊唐昊,我带你带了快半年了,你的想法怎么还在原地踏步?”

这个回答与唐昊的期待出入太大,以至于他听完“啊”了一声,愣住了。

林敬言叹了口气,无奈地说:“战斗的方式从来都不止攻坚一种,为什么不管敌方力量强弱,你都一定要采用硬碰硬的打法呢?”

“因为……”唐昊顿了一下,“因为实力在那,所以就打咯。”

说完他也知道不对,再联想起之前孙哲平怼赵禹哲时说的话,他反应过来,这次的演习重点不是怎么打,而是怎么跑,利用地形和虫群周旋,到达任务指定的地点。

虽然说出来不光彩,但是求生也是训练中重要的一环,自己没考虑到这一点,算是大意了。

“你不要总认为正面出击才是解决战斗的唯一方法,人类占了上风是在机甲投入之后的事,如果你默认了自己一直处在优势地位,将来就会为这个观点付出代价。”

这话讲得有点刺耳,唐昊正要反驳,林敬言从抽屉里找出一个数据存储器,推到他面前,说:“我找了点大队成立前人类和虫群战斗的资料,几场经典的战役都有。其实都是以前上课的时候讲过的,不过看你的样子应该听过就算了。不用写什么总结应付我,看不看是你的事。看完再想想,你的这些想法,是不是前人玩剩的。今天就到这吧,下周你要是不想来,提前跟我打招呼。”

 

“卧槽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居然要看这个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唐昊被张佳乐笑得坐立不安。虽然现在会议室只有他们两个人,但唐昊还是担心,这笑声会招来什么惹不起的人,林敬言张新杰这种倒也罢了,万一招来冯宪君……

“你这里啷个会看不懂?”张佳乐指着文件里一处高亮的地方问他。

唐昊伸过头去看了一眼。

“两军在莫斯科埃旋涡附近接触,联军率先发动进攻,试图占据沃尔大岛,夺取登陆点稳住阵势;而虫群的次级母舰凭借机动性强的优势,在退到莫斯科埃小岛后,就展开兵力,对联军形成包围圈……”

“字都认得,连一起看不明白。”唐昊老老实实地说。

“猪!”张佳乐不容辩驳地下了结论。

唐昊立刻黑了脸。

“做啥子嘛,说你傻还不认,”张佳乐指着那段文字,难得露出了语重心长的表情,“这里讲呢就是,脑壳转得飞快,不如人家脚程快。抢滩抢滩,战不战都是后话,抢才是重点。懂了没的?”

唐昊很想吐槽张佳乐的云南话也不标准了,但是他怕张佳乐又跑题十万八千里,只得硬着头皮答了声“哦”。

唐昊心里是真的苦。他实在吃不准林敬言是不是整他,拿到手的材料干巴得实在看不下去,相比之下以往那些学习某某会议精神的材料都要生动些。而且不光是语言晦涩,几份材料里都经常讲着讲着突然大段大段地放出数据,乍一眼看过去简直是数学教材。唐昊跟材料死磕了几次,终于败下阵来,磕不动了。

从新兵连出来之后,他已经很久没有这么系统地学习过新的理论知识了。眼下重新把书本捡起来,他也知道看不懂可以去问老师,但是他能问谁?曾经最谈得来的孙哲平,没戏;林敬言,不想去;张新杰,卧槽,这玩笑开大了。

想来想去,二中队的张佳乐算是最优人选了,唐昊没多想就找到了他。张佳乐也不含糊,拿到材料看了看,很不以为然地说这个简单嘛,张口就开始讲。唐昊本来还挺感激的,心想这下找对人了。可是张佳乐讲了五分钟之后,他就后悔了。

张佳乐思维极其发散,偏偏脑子里装的东西又多,一个抢滩登陆战,他能讲到诺曼底,讲到闪电战,讲到纵深打击,再扯到导航的精确定位,又说叶修那个机甲有些技术吹得玄,其实水分特别大。唐昊听得头都大了,不得不几次出言制止,把话题拉回正道上。

“啷个突然看这些,有考试啊?”张佳乐一边看文件夹,一边问他。

唐昊摇摇头,正想告诉张佳乐,这是林敬言布置给他的作业,再一想,这么一来,张佳乐肯定要追问为啥不去找林敬言,因为不喜欢林敬言;为啥不喜欢林敬言,因为……这是十万个为什么的节奏啊,所以他不能说。

“想看嘛,就看咯。”唐昊随便找个话搪塞了过去。

张佳乐点点头,打开刚才的文件,翻了几页,忽然指着一处兴奋地说:“这儿,我跟你说,我们打苍山保卫战呢时候就运用咯这个战术思想,不过最经典的还是几年前远东呢库班突击战……”

“张队长,”唐昊忍不住抗议了,“我就一个小时呢时间,你这样肯定讲不完。”

张佳乐被他打断,很是不满:“吵吵吵,就会吵。讲多少是多少,不许挑!”

要是换了别人,唐昊早跳起来了。但是眼下,他能求助的只有张佳乐,就算有气,也只能忍着。尽管有一肚子的意见,唐昊也只能老老实实听他继续讲。

“让你吵得我思路都没得了。”张佳乐翻了个白眼,继续往下讲。好在唐昊的抗议还是有点效果的,这次的点,张佳乐终于在三分钟内讲清楚了。

趁唐昊做笔记的功夫,张佳乐喝了口水,随口问唐昊:“哎,孙哲平最近不是在昌平当教官嘛?啷个不克问他?是不是他教得不好?”

一听到孙哲平的名字,唐昊心里就打了个咯噔,心想该来的终于来了。

伸头缩头都是一刀,况且这事没必要瞒着张佳乐,唐昊没多想,就把演习时发生的事一五一十地和张佳乐说了。起初张佳乐还笑着,越往后脸色越严肃。等唐昊说到他质问孙哲平的时候,张佳乐不禁倒抽一口冷气,赶忙追问道:“后来呢?”

唐昊抓抓脑袋,闷闷不乐地说:“啥子后来嘛,后来没见到过他。”

张佳乐走到唐昊身边,二话不说在他头上敲了个栗子。他手劲不大,敲得也不疼,但是唐昊没防备,吓了一跳。

“干啥子哟!”他不高兴地瞥了张佳乐一眼。

“你说干啥,”张佳乐毫不犹豫地瞪了回去,“孙哲平啥子为人你不晓得?你自己说,你那些话是不是混账?”

“啥子叫混账噻,”唐昊嘟囔着,一根笔在手里转得飞快,“你从心头讲,是不是罚得重了?”

张佳乐一把将笔从他手中夺下,拍在桌子上:“那我问你,要是你当负责人,赵禹哲呢问题,你啷个解决?”

唐昊的声音不自觉地高了:“让他说嘛,说完继续演习,又不耽误。”

“哦,他跟你想一样, 你就让他说。那他要是跟你想法完全相反,你怎么办?”张佳乐也着急了,云南话都不讲,改讲云南普通话了。

这个问题是唐昊没想到过的。他琢磨了很久,还是想不出解决的办法。

“不晓得。”他老老实实地摇摇头。

“哦,才一个人跟你对到干,你就不晓得。参加演习几十号人,一人一个想法,都觉得自己比你好,不听你的,你管得过来嘛?”张佳乐继续问道。

唐昊自然明白他希望听到一个怎样的回答,但是自己现在还没转过这个弯,贸然顺着他的意思说了,不是自欺欺人吗?于是他憋着劲,一声不吭。

“啪!”张佳乐又在他头上拍了一下。

“倔嘛倔得要死,脑壳又不灵光。”张佳乐恨铁不成钢。

唐昊也来了脾气,梗着脖子说:“我就是倔,又笨,你不要管我。”

张佳乐还要打,唐昊一把抓住他的手,大声说:“你不要再打我咯。”

张佳乐又好气又好笑,收回手说:“回头克跟他说对不起。”

唐昊翻了个白眼:“不克。”

“他喊你克帮忙,你克添乱,你说你是不是个瓜皮?”张佳乐不依不饶地数落他,“看看,又要跳,你是数蟋蟀哦,成天就会跳跳跳?”

论比喻的生动程度,唐昊当然绝对不如张佳乐。他也不屑作口舌之争,气呼呼地翻了个白眼,坐回桌前开始整理他带来的东西。

“别跑,还没讲完,”张佳乐不由分说拉住他,坐在他身边,又打开一份材料,“还有,要从内心认识到自己的错误,再克跟老孙讲,听到没得?”

要是再反抗,指不定这人要啰嗦到什么时候。唐昊只得在心里默默把张佳乐打了一顿,闷闷地回答道:“晓得了。”

——————TBC——————

就,那个,云南话因为只上了试听课(什么鬼),所以写得并不是很正确,主要是让大家都能有那个感觉,就没抠这个细节。

谢谢大家看到现在!给大噶比心心!

评论(10)

热度(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