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同人]红唇依旧唐昊番外5[架空/伪科幻/粮食]

孙哲平的手快点到唐昊鼻子尖了。他点了半晌,终究还是没骂唐昊,只扔下一个“操”字,就旋风般冲下车,一边穿戴装备,一边飞快地向组队的新兵那跑了过去。唐昊不假思索,跳下车就打算跟过去。可是想了想,他还是转回车里,拎上装着监控程序的电脑,才跟了过去。

那两组新兵并没有走远,孙哲平和唐昊又是轻装上阵,很快就赶上了他们。远远地刚能看到模糊的人影,孙哲平就大吼了起来:“演习的,都站着别动!一个都别动!”

新兵们听到这声喊,虽然没弄明白是怎么回事,但是都拉开光学护目镜,老老实实站着,等孙哲平过来。

孙哲平的脸黑得快赶上田森了。他打量了众人一圈,冷声问道:“你们知不知道自己在干嘛?”

新兵们意识到事态的严重性,都没说话,个个站得笔挺,满脸视死如归。

“不想活了是吧?演习任务都不知道,就敢来参加?你们以为是打游戏啊?”

他的声音不大,现场气氛却格外紧张。众人唯恐被他点名训斥,纷纷把头埋得很低。

但是有权威在,就有不怕死的。唐昊还没想好怎么说服孙哲平放这些小兄弟一马,有人说话了。

“报告教官,这次我们两个小队联合行动,是经过深思熟虑的。我们认为……”

“我问你话了吗?”孙哲平的声音一下提高了。

唐昊微微探出身看了一眼,说话的是赵禹哲。卧槽,他暗想,这人我够呛能罩住。

“可是……”

“让你说话了吗?”

“教官我觉得我的战术……”

孙哲平不耐烦了,快步走到他面前,问道:“叫什么名字?”

赵禹哲看看他,又稍稍偏过头去,看了他身后的唐昊一眼。唐昊摇摇头,示意他别再说了。

可惜赵禹哲又会错了意,以为唐昊此举是暗示他顶住压力,不能轻易向权威低头。这让他更有了一种烈士就义般的光荣感与使命感,于是,他抬起头,迎着孙哲平的目光,大声说:“我是荣耀大队浦东基地新兵连的赵禹哲,也是广州军区今年的优秀新兵代表,我认为……”

“好了,你可以滚了,”孙哲平不由分说,把他从人堆里拎出来,“剩下的人按照原先的编队分组行动,这次你们擅自行动算一次重大失误,我会写到记录里的。”

赵禹哲哪见过孙哲平这么不讲理的?一下子懵了。唐昊看他平时挺机灵的,现在呆在原地不知道干嘛,有点不忍心,就走到他身边,压低声音说:“你先想想演习任务到底是什么,待会我们带你回指挥中心。”

赵禹哲这才回过神来,立刻炸了。

“凭什么呀?”他怒冲冲地对唐昊嚷嚷道,“我为这演习准备了多久?他都不用跟别人商量,一句话就把我踢出去了?”

唐昊让他怼得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怕孙哲平听到这些要收拾赵禹哲,赶紧大声说:“赵禹哲同志,你现在要做的是反思,不是反对,也不是反抗!”

可赵禹哲不领他这份情,反而鄙夷地问道:“唐队长,你怎么跟他们站在同一条战线上了?”

唐昊急坏了,他心里特别明白现在真是赵禹哲新兵生涯的紧急关头,但是苦于有些话不能明明白白地说出来。就在他准备装模作样把赵禹哲训一顿的时候,孙哲平一伸手,把他推到一边去了。

“觉得自己特别明白,特别讲道理是吧?”他抄着手,几乎紧贴着站在赵禹哲的面前。

虽然孙哲平只比赵禹哲高了一点,可是唐昊看着赵禹哲的脸色,觉得孙悟空被压在五行山下的时候,大概就这表情。

赵禹哲张了张嘴想争辩,迫于孙哲平的气势,没开得了口。

孙哲平和蔼地对他说:“我是演习的负责人之一,冯将军来了说的话都没我大,知道了吗?”

“是!”赵禹哲赌气吼了一声。

孙哲平不屑和他废话,转身走了。

“明明集中有生力量就可以全歼虫群的主力,为什么只允许五人一组行动?演习任务设置本身不合理,我只是发现了这个漏洞,你不能因为这个就惩罚我!”

孙哲平走了没多远,赵禹哲忽然爆发了,对着孙哲平的背影大吼着。

唐昊吓了一跳。看见孙哲平的脸色,他知道不好,赵禹哲要遭重。

没作多想,唐昊下意识地决定再拉赵禹哲一把。

“孙队,”他一手拿着电脑,一手拉住孙哲平,“我们这段的演习快完成了,要和下一段交接。”

孙哲平冷冷地看他一眼,一把甩开他的手,指着他说:“你要是敢帮他求情,连你一起处分。”

到这地步,唐昊也知道没退路了,索性豁开了说:“发现他们有违规举动没有上报,我也有责任。请孙队按照规定处分我!”

孙哲平冷笑了一下。

“觉得自己帮人出头特别有面子是不是?”

唐昊想回答不是,可是这么一说,又显得自己就是帮亲不帮理,他只好一言不发,站得笔挺,等孙哲平训话。

孙哲平也没和他啰嗦,而是走到赵禹哲面前。

“违反演习规定的一共十个人,你罚得最重,想过为什么吗?”

赵禹哲显然也是死猪不怕开水烫了,拧着脖子说:“因为我提出了问题!”

“放屁,大队有想法的多了,你以为你算老几?”孙哲平摁着他的钢盔,几乎是一字一顿地对他说,“因为你再三抗命,懂吗?”

孙哲平下手很重,钢盔已经压得赵禹哲眼睛都睁不开了,人也渐渐缩起来。唐昊看着想笑,又不能笑,快憋死了。

“你一个新兵蛋子,毛都没长齐,谁给你的自信让你觉得和上级的命令对着干特别牛逼啊?你要是想着整个大队属你最聪明趁早滚回广州军区,上了战场属你这种人死得最快。”

赵禹哲让孙哲平怼得一句话都说不出,嚣张气焰算是被打压下去了。孙哲平也不是个爱废话的人,正好指挥中心通知他回去交接,他就叫上唐昊,带着赵禹哲,三人一道坐上那辆破车,往指挥中心去了。

 

路上气氛有点压抑。三人都不说话,只听见孙哲平哗啦啦翻材料的声音。本着共同对抗过林敬言的革命友情,唐昊是想再拉赵禹哲一把的,但是那个情境里,他也实在没有开口的机会。

唐昊心里挺不痛快。他总觉得孙哲平去了昌平之后就像变了个人似的,跟他说话也有了点老兵的架子,不像以前那样没拘束了。

他一不爽,油门就踩得特别死,这辆破车竟然被他开得和战斗机似的,很快就到了指挥中心。孙哲平回头看了赵禹哲一眼,用眼神示意他下车。赵禹哲没见过这么横的,此时眼见着要被处分了,自然也不像来时那样意气风发。他苦逼兮兮地看着唐昊,正要说什么,孙哲平已经拉开了车门,不耐烦地问道:“磨叽什么呢还?走吧!”

等孙哲平带赵禹哲进了指挥中心,唐昊去停了车,跑回指挥中心查看情况。

赵禹哲穿着一身装备站在角落里,等着接受处分。而孙哲平正和别的负责人聊天,神色如常,看样子完全没把处分赵禹哲的事放在心上。

唐昊收回头,站在帐篷外等着孙哲平,心里却有点不是滋味。在他心里,孙哲平和赵禹哲都是他哥们,他认识孙哲平的时间更长,按理说应该偏着点孙哲平这边。可大家都是从新兵过来的,谁没有和领导作对的时候?他也听说过,孙哲平被调去昌平基地也是因为在公开场合做了让领导下不了台的事情。可是怎么一转眼,他立场变了,也开始拿这手段对付别人?

果然,人一旦有了权力,本质也就随之发生改变了。

唐昊正想得出神,忽然听见旁边有人咳嗽了一声。他扭头一看,林敬言正在指挥中心的门口,有意无意地朝他这看了看,点点头算是打招呼。

虽然打心眼里膈应这个人,但是上下级关系是客观存在的。唐昊规规矩矩敬了个礼回应他。

林敬言进去之后,不知说了什么,唐昊就听着笑声一阵连着一阵。他心里纳闷,平时怎么就不见林敬言这么幽默风趣呢?

呵,老油条,还两副嘴脸。唐昊心里愈发不屑,再加上赵禹哲生死未卜,他更看不上这帮仗势欺人的所谓演习负责人了。

林敬言进去没多会,孙哲平出来了,招呼唐昊说:“演习结束我要给昌平的新兵讲评,完了可能直接回去。你要是没事就先回大队去吧,我让田森他们捎着你。”

唐昊点点头答应了。孙哲平正要回去,突然听见他说:“孙队,你现在方便说话吗?”

孙哲平有点诧异:“啥事啊,讲得这么客气?”

唐昊板着脸,认认真真地说:“有几个问题想不通,特别想问你。”

孙哲平难得见他这么严肃的样子,以为是什么不得了的事,就干脆走出来,揽着他的肩膀走到一边,说:“讲呗,跟我有啥见外的?”

孙哲平是从来不拿唐昊当外人的,但是现在唐昊在心中已经把他划到了阶级对立面,这么勾肩搭背的,反倒让他很不自在。

“我说了孙队你别生气,”他刻意和孙哲平拉开一点距离,“你今天对赵禹哲这么狠,是不是因为他在旁人面前让你下不了台?”

唐昊还是第一次见到孙哲平这么吃惊的表情,放在他肩膀上的手也拿开了。唐昊下意识地感觉孙哲平要揍他。

打一顿也好,只要能解决心中的疑惑,这顿打挨得值。唐昊把心一横,决定正面吃下孙哲平这波伤害。

出乎预料,孙哲平没揍他,而是问了一句:“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

唐昊听不出他到底有没有生气,就老老实实地展开说:“孙队,我知道你不是那样的人,但是这次,本来这次演习昌平的成绩不好,你就要挨熊了,赵禹哲本身就有错,正好撞你枪口上,所以你拿他开刀。”

他讲到这就没继续说,等着孙哲平回答。

孙哲平的脸色由惊转怒,眼里好像要喷出火了。他重重拍了拍唐昊的肩膀。

“心里话是吧?难为你憋到现在,长进了啊。”

唐昊听出他在努力压抑自己的火气,但是这不是他想听到的答案。

“孙队!”

“闭嘴吧你!”孙哲平突然大吼一声。他几次开口,看着像是要骂人了,可是话到嘴边又收了回去。

唐昊郁闷死了,他知道孙哲平不会骂他,但是现在他倒宁愿被打一顿或者骂一顿。孙哲平就像只暴怒的狮子一样在他面前来回转悠了好几圈,好不容易冷静些了,才问他说:“我再问你一遍,这都是你心里话?”

唐昊想解释,孙哲平一皱眉头:“是,或者不是。”

“孙队,我……”

唐昊觉得孙哲平一定误会大发了,得好好解释一下,但是孙哲平没给他机会。他话没说完,孙哲平一转身,头也不回地走远了。

这时天已经麻麻亮了。唐昊看看远处海平面上露了个角的太阳,琢磨琢磨自己刚才说的那些话,这才隐约感觉到,操,一宿没睡,我他妈说错话了吧?

——————TBC———————

唐昊终于真正地熊了一回!

写这段的时候有点卡,第一稿被说矛盾冲突太突兀,想了两天怎么把情节写完整。唐昊虽然熊,但是不傻,看起来幼稚的思考也是他在摸索的路上走上的一条岔道,他的本质仍旧是希望上进的。

写这个实在费力,总觉得要有人拉着我的绳,别让我写飞了。

也谢谢大家不嫌弃我写得慢又事儿,一直鼓励我。

评论-4 热度-46

评论(4)

热度(46)